• 孙正义想买下TikTok,巨亏900+亿的软银能否扳回一局

    热点聚焦 2020-09-07
    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因为软银的入局,竞购TikTok这项重大交易,又变得复杂了许多。彭博社9月3日报道,软银集团正在探索组建一个团队,召集一批竞购者收购TikTok在印度的业务,并已开始积极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过去的一个月里,拥有字节跳动股份的软银集团,已与印度电信运营商Reliance Jio Infocomm和Bharti Airtel的负责人举行了会谈。虽然自那以后谈判陷入僵局,但软银仍在探索收购TikTok印度业务的其他方案。截至钛媒体发稿之前,软银、字节跳动、信实和Bharti Airtel方面均未对有关会谈的消息发表评论和回应。封禁之后,TikTok“被迫”出售印度业务TikTok之所以计划于多方商谈出售印度业务,与其APP在6月29日被当地政府以行政命令强制下架的遭遇有关。在未被印度政府以行政命令下架之前,印度市场曾是TikTok除北美市场以外最大的亮点。有第三方机构统计,TikTok已经在印度狂揽了3亿用户,实现了过亿的日活。同时,在字节跳动内部,印度也是字节跳动全球化进程中重要的战略国家。虽然印度市场用户的ARPU值相对于北美和日本等地较低,但是由于人口众多,增长速度快,在字节跳动出海战略中的重要性也一直在持续提升。来自科技媒体TechCrunch的消息显示,早在8月13日,字节跳动就与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 Limited)就TikTok的印度业务进行投资谈判,TikTok在印度的业务估值超过30亿美元。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为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旗下拥有印度电信巨头Jio Platforms,而Reliance Jio Infocomm又正是Jio Platforms的子公司。然而,由于中印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印度政府在6月底下令封禁59款来自中国的APP,其中就包括在印度十分火爆的短视频应用TikTok。而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印度进行投资由来已久,在当地建立了十分深厚绵密的“商业关系网”。因而,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彭博社表示,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软银牵头财团竞购TikTok美国失利作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的小股东,软银在其他投资受挫之际,可以说字节跳动已成为该集团的一个投资亮点。软银当前正处在一个非常不好的时期。软银集团正在出售价值约42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股票回购和削减债务。除了套现阿里巴巴的股份外,软银还计划出售T-Mobile美国公司的股份以及其日本国内电信部门的股票。而竞购TikTok印度业务,很可能是软银在试图收购TikTok计划失败之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目前,在美国市场,主要有微软-沃尔玛与甲骨文这两大收购方参与TikTok美国业务竞购。在它们之外,自从特朗普发布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的行政禁令以来,外媒不断爆料称,推特、苹果、谷歌、奈飞等公司,都或评估或表达或实际谈判对收购TikTok业务的兴趣。作为一家来自日本的公司,此前,软银集团也考虑过加入TikTok美国业务的竞购,但最终被迫放弃,核心原因是“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美国科技公司”。就在最近几天沃尔玛宣布与微软合作竞购TikTok美国业务之前,沃尔玛曾经是软银CE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牵头成立的一个财团的成员,他们希望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共同收购TikTok。克劳尔认为,沃尔玛是一家纯粹的美国公司,而谷歌的云计算基础设施也可以提供帮助。软银最近几年曾经入股包括Uber和WeWork在内的多家年轻科技公司。该财团最初计划让沃尔玛扮演主收购方,软银和Alphabet收购TikTok少数股份。还有另外两三家公司共同参与其中,并有望获得TikTok的少数股份。知情人士表示,沃尔玛希望成为TikTok的独家电子商务和支付服务提供商,并获取该公司的数据。但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这样更能让他们关于TikTok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逻辑自圆其说,因为美国正是利用这一借口迫使字节跳动剥离美国业务的。沃尔玛在美国时间上周四证实了与微软的合作,并发布声明称其对TikTok的电子商务和广告能力颇感兴趣。“我们认为,跟微软共同与TikTok美国业务建立关系,可以为我们增加这项关键能力,为沃尔玛提供接触和服务全渠道客户的重要方式,并做大我们第三方市场和广告业务。”沃尔玛说,“我们相信,沃尔玛和微软的合作符合美国TikTok用户的期望,同时也能缓解美国政府监管者的担忧。”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拥有YouTube业务,如果该公司收购TikTok美国资产,就有可能面临反垄断问题。知情人士表示,Alphabet对TikTok的主要兴趣是希望将其变成新的云计算客户,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应该领导这一交易。正因如此,才导致软银牵头成立的这个财团在上周解散,迫使沃尔玛转而与微软合作。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则在财团解散之际对外宣称,该公司没有收购TikTok的计划。在接受播客节目Pivot Schooled采访时,皮查伊被问到,谷歌是否有计划收购TikTok。他的回答是“我们不会。”TikTok还能卖吗?怎么卖?尽管多方都对TikTok业务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由于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8月28日调整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又让这项所谓的48小时达成交易的业务出售变得扑朔迷离。在这份规定中,主要涉及到无人机技术、语音合成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等。限制类技术出口必须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虽然这份规定未指明限制的企业,但有专家点名这可能涉及到TikTok的技术。比如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认真研究调整后的目录,严肃并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暂停相关交易的实质性谈判,履行好法定申报程序,而后再视情采取进一步行动。针对外界对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近日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产生的疑虑,9月3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此次调整发布的《目录》,是根据科技发展形势和推动国际科技交流合作的需要,按照国际惯例对2008年《目录》进行的例行调整,不针对具体企业。他同时表示,如果相关企业在贸易、投资或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中涉及向境外转移《目录》中所列举的技术,建议企业及时向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咨询,按照有关规定办理。与此同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关系学者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总体来看,《目录》修订是中国保护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安全的必要步骤,因为近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崛起正使中国逐渐意识到保护本国技术的必要性。他认为,《目录》不会对中国的技术进出口造成太大影响,但在中国企业海外产业布局方面可能产生影响。但这也已经对TikTok的业务出售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本周之前,字节跳动一直在为TikTok寻找合适买家,以便遵守美国此前下达的要求其剥离在美业务的行政命令。但是由于上周更新的出口管制规定,有分析认为,根据该规定,TikTok出售向用户推送视频的算法技术将受到限制。路透社援引3名消息人士的话称,潜在买家与字节跳动正在考虑的方案还包括,要求中国批准将TikTok的算法转让给其美国业务的收购者,将算法授权给收购方,以及向监管该交易的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寻求一个过渡期,以寻求一个替代的算法。尽管字节跳动内部打算实“拖延战略”,但如果交易谈判延续到11月或更晚,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TikTok则可能会在美国面临有效的禁令。路透社亦认为,目前尚不清楚会采取哪种方案。随着时间流逝,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正在降低。若未能就出售达成协议,TikTok或在美国被禁。“若出售TikTok时不包括关键算法,虽然可以绕开中国的出口管制规定,但对微软和甲骨文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赌注,因为他们必须很快拿出算法的替代品。”文章来源:艾瑞网
  • 两面派!TikTok在美被"封杀",扎克伯格乐开了花?

    热点聚焦 2020-08-10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频添变数。“字节跳动已同意微软接盘TikTok美国业务”的消息还没捂热,几个小时后,消息就变成了“微软暂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谈判”。TikTok 上已有很多网红向自己的粉丝开始了道别,“别了,TikTok。”同时号召粉丝去其他平台关注他们。随后, TikTok 在其推特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则59秒的视频,意在打消创作者和用户对于特朗普封禁TikTok的顾虑。视频中,TikTok 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对这个短视频社区的用户表达感谢,同时表示“TikTok不会离开美国,将一直在这里陪伴着所有人,感谢你们的支持。”,“TikTok 未来三年将在美国提供1万个工作岗位”。8月2日深夜,字节跳动在其今日头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条声明,称面对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和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抹黑,将积极利用法律维护公司合法利益。8月3日,微软表示,将继续就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进行谈判,公司CEO与特朗普就Tiktok进行了讨论,会加快谈判速度,以求在不晚于9月15日前完成商谈,或将邀请其他美国投资者参与该收购案。TikTok在美的命运如何,充满变数,但毫无疑问,无论是被收购还是封禁,对于TikTok而言,都是一个无奈且可悲的结局。而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则意味着其全球化战略的挫败。TikTok有多牛?TikTok 无疑是中国出海最为成功的 App。尤其它受到全球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欢迎。TikTok在纽约、洛杉矶、伦敦、巴黎、柏林、新加坡、首尔、东京莫斯科等国际上的都市都设立了办公室。从下载量上看,TikTok 早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下载量最高的短视频 APP 之一。2019年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15亿次;2020年,因为疫情的催化,TikTok 上半年的下载量高达6.26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TikTok的全球累积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月活跃用户数高达8亿。仅就美国而言,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美国市场第一季度的下载量高达1.65亿次,占其总下载量的8.2%。在投资人最看中的增速上,截止今年Q1,Twitter为3300万,Snapchat DAU为8800万,Facebook为1.95亿,而TikTok DAU超过5000万。此外,今年Q1TikTok在美国的DAU则接近去年同期的五倍。据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报告,2019年,TikTok在美国市场用户规模增长了97.5%,在不被美国封杀的情况下,2020年美国用户数量预计将达到4540万人,同比增长21.9%,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5200万。在营收上,据SensorTower统计,TikTok2019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是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2020年6月份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收入超过9070万美元,是2019年同期的8.3倍,高于YouTube、Facebook。而且,TikTok目前依然处于快速增长状态,字节管理层预期2021年营收将达到60亿美元,而字节跳动自设的2020年营收目标约为280亿美元。而现阶段投资人给出的500亿美元估值,相比TikTok的增长潜力,无疑是趁火打架。毕竟谁也不知道如果TikTok以现在的发展速度发展下去,未来会长出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徒劳的自救之路早在2019年,美国国会对TikTok平台上的用户数据安全提出质疑、并对Musical.ly收购案重新审查时,字节跳动就开启自救之路。当时TikTok 就宣布将存放TikTok用户数据的服务器与国内分割开,全部存放于海外,其中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而在今年3月,字节跳动已经停止使用中国的内容审查人员审查TikTok内容,并解散TikTok在国内的审核团队。TikTok 原计划2020年在洛杉矶总部开设透明度中心,对外展示公司运作和数据安全,后因疫情延期。此外,字节跳动还把TikTok 在公司组织架构、业务运营、员工等方面,主动与字节跳动进行切割。与此同时,张一鸣在人员上也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意在组建一支全球化的团队,积极完成国际化。今年5月,张一鸣挖来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全球CEO兼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还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出任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 Roland Cloutier 出任TikTok在首席信息安全官等。除此之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自特朗普于7月初宣称考虑在美国禁用TikTok开始,张一鸣更是四处奔走、多方斡旋。据悉,字节跳动签约了超过35名游说者,多半是来自美国国会知名议员团队的成员,过去三个月,他们与国会工作人员和立法者举行了50次会议。“我们正要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但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的这番话让张一鸣所做的一切努力付之一炬。两面派的扎克伯格TikTok被“封杀”,或许是扎克伯格乐于见到的。几天前,当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被议员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 只有扎克伯格回答说:“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与此外扎克伯格营造的“中国好女婿”的人设截然相反,在此之前,他春节用中文拜年、摆拍包饺子擀皮、在天安门前晨跑、多次参加乌镇峰会……竭力展示着对中国友好的形象。新上任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在一份声明中直指了扎克伯格此番表态的原因:“Facebook假借爱国主义之名,目标是让我们从美国消失。”TikTok在全球市场迅速增长,首当其冲影响的正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有媒体评价道,TikTok每新增一位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产品的应用时长。不仅如此,Facebook所以来的广告收入也遭到TikTok的争夺。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据媒体报道,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为了阻击TikTok,小扎一直在行动。Facebook曾推出了界面和功能与TikTok相似度很高的短视频Lasso,此后,Facebook旗下Instagram又对标TikTok,开发新功能Clips,但这两款产品的效果并不显著。最新的消息是Instagram会在8月发表短视频功能“Reels”,再次与TikTok竞争。张一鸣梦断美国2018年3月,张一鸣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过一次对话时,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进军全球化的成功与否不仅关乎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增长空间、上市空间,也关乎着能否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而张一鸣对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布局已经筹备很久。今年,恰恰就是张一鸣口中的“第三年”。2019年3月,在字节跳动公司成立七周年年会上,张一鸣曾透露,2012年在创业起步的公寓里,内部就在开始讨论全球化,当时公司先有英文名“ByteDance”,之后才有中文名“字节跳动”,是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2014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一鸣曾说过,”我认为我们有机会成为手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门户,不仅在中国,也在国外”。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正式布局,始于2015年8月,随后,字节跳动在海外陆续推出了多款有影响力的产品,其中孵化出包括Topbuzz、TikTok,Lark、Topbuzz vidieo等在内的产品,还收购了先后收购了dailyhunt、Musical.ly等产品。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240个办公室和15个研发中心。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8周年之际,张一鸣更是宣布自己将退出国内业务的管理,担任字节跳动全球CEO,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专注全球化发展。 TikTok的成功,如张一鸣所愿,让字节跳动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而TikTok海外受挫,恐怕让张一鸣及字节跳动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与此同时,将影响字节跳动的估值和上市进度。毕竟字节跳动的整体估值,曾国际化业务的快速发展而水涨船高,当海外市场受困后,估值也必将受到影响。但TikTok 最终的结果如何,这已经不是一家企业所能左右的问题。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抖音的“15分钟” 长视频的春天?

    热点聚焦 2019-08-26
    与微博从140字到不限字数类似,短视频平台也在经历由短至长的阶段。8月24日,抖音宣布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这是继今年4月向用户全面开放1分钟视频拍摄权限后,抖音对视频时长的进一步调整。随着中国短视频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增长空间见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纷纷开始向长视频领域扩展,从而提高用户的留存时间,更好地为变现铺路,以掀起下一轮社交媒体热潮。短视频不再“短”在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经理支颖宣布,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丰富的内容载体,抖音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这已经不是抖音首次放开时长限制。初期,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抖音时长均为15秒,也没有任何限制和要求,若是拍摄长视频,也就是1分钟的时长,是有限制要求的,粉丝达到1000以上,超过1分钟的超长视频则要求达到10万以上的粉丝。今年3月,抖音对一些知识科普类内容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开放范围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包括抖音科普顾问团以及DOU知短视频科普大赛通过初选的参赛队伍;4月,抖音向用户全面开放了1分钟视频的拍摄权限。短视频加长似乎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上个月,有报道称,快手正在小范围内测长视频功能,时长限制在57秒以上,10分钟以内。目前该功能为测试功能,仅部分用户可以体验。在此之前,普通用户最长只能录制11秒-57秒的短视频。据支颖介绍,开放短视频时长是为了更好地为优质创作者提供扶持和帮助。内容同质化自诞生以来,由于时长短、内容紧凑、用户粘性高等特点,短视频备受用户的青睐。数据显示,到2019年4月,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其中抖音、快手、好看视频,占据短视频前三,引领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今年7月,抖音宣布DAU(日活跃用户数)突破3.2亿;今年5月,快手日活跃用户突破2亿。在TMT产业观察家吴纯勇看来,短视频的火爆,与4G时代的网络技术有脱不开的关系,受底层技术的限制,短视频刚好符合当时和当下受众的娱乐需求。今年5G将正式商用,基于移动端的通道会被打开,随着技术的成熟和费用的下降,短视频行业将迎来分水岭。产经观察家丁少将指出,短视频行业在经过爆发式增长后,今年开始渐渐趋于冷静,正在快速洗牌,此外,目前短视频App的内容形式同质化严重,用户增量空间见顶,如果平台不能利用现有的平台优势进行更多更好的运作,其商业价值就会呈现下滑态势,这还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融资上市、行业整体运作及未来盈利能力兑现等问题。在抖音热门背景(BGM)音乐榜单中,有的BGM使用次数都在十万乃至百万量级。同样的BGM,相同的舞蹈姿势,如果再加上音乐版权的限制,留给用户进行原创短视频创造的空间其实已经很小。因此,变革就成为短视频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丁少将认为,放开时长限制,可以丰富平台内容,同时商业化也有更多空间。“短视频一再变‘长’,有助于提升内容质量,增加用户留存,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市场活力,扭转平台用户增速放缓的现状,为抖音、快手带来新的流量增长点。”有业内人士分析道。长视频破局在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预测,到2020年,国内短视频行业的总日活用户数将达到10亿。而这一预测,应该是建立在算上长视频的基础上的。吴纯勇强调,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关键在于会不会被大众所认可,只有被用户接受了,才能拿到资本方新的融资,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商业操作。但有评论认为,当下快节奏的生活并不适用于长视频,原来习惯刷短视频的用户未必会花15分钟的时间看一部微电影或者小短剧。对此,丁少将指出,未来短视频和长视频都会存在,前者适合碎片化时间消费,后者适合沉浸化时间消费。长视频在科普、教育、综艺娱乐、Vlog等内容领域,有更多优势。正如他所说,今年3月,抖音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此次抖音发布的数据也显示,过去半年,抖音平台上成长最快的内容领域是文化教育领域。短短半年,文化教育领域1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等知识型创作者,都在抖音上收获了超过150万粉丝。“抖音和快手放开时长限制,其实也是想要蚕食视频网站的市场份额,短视频平台已经有一些这方面的基因,他们可以借鉴‘优爱腾’的经验。”吴纯勇说,其实抖音的兄弟产品西瓜视频,不光可以看大电影,还有自制的综艺节目,其商业变现模式与视频网站本质上是一样的。丁少将建议,在涉足长视频后,平台一方面需要有更多不同时长和形式的内容,最终成长为超级视频平台;在降低创作者创作门槛的同时,通过工具、技术、资本扶持更多优质内容提供者;另外,优化推荐算法,在社区化运营基础上注重社交沉淀。文章来源:艾瑞网
  • 2019年短视频行业现状及竞争格局,头条系远强于其他巨头

    热点聚焦 2019-08-12
    一、短视频行业概述短视频是产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介新形态,具有移动、轻量、碎片等特点。在国外,短视频应用的发展可追溯到2011年,2011年4月被誉为“短视频社交鼻祖”的Viddy正式发布,揭开了短视频发展的序幕,2013年,Vine和Instagram相继出现。紧随国外发展的进程,国内互联网企业也推出相关短视频应用,2011年8月新浪秒拍上线,2013年9月腾讯微视上线,2014年5月美拍上线,2015年,一些互联网企业和媒体大举进军短视频领域,移动短视频应用和用户出现井喷式增长。从应用市场来看,快手、西瓜视频、美拍、秒拍、抖音、小影、小咖秀、彩视、V电影、最右等短视频应用相继推出,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活跃用户日渐增多。如今短视频行业已经比较成熟,竞争格局相对稳定,从具体应用程序来看,主要有头条系的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抖音,新浪系的秒拍、小咖秀等。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相关报告: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短视频市场供需预测及投资战略研究咨询报告》二、短视频行业现状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现在,短视频产品凭借着碎片化、高传播、低门槛特性,且短视频作为新兴产品渗透率较低,我国短视频行业发展极快,2016年我国短视频用户为1.53亿人,2017年突破2亿人达到2.42亿人,到了2018年更是实现107%的增长达到5.01亿人。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短视频市场规模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水涨船高,从2016年的19.6亿元增长2018年的116.9亿元。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三、短视频行业竞争格局目前国内主要的短视频APP有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从用户规模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50541万人的月活跃用户排名第一,快手月活跃用户33527万人屈居第二,西瓜视频排名第三月活跃用户16908万人。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从启动次数和使用时长来看,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均包揽前三。从启动次数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日均7.17亿次启动次数排名第一,西瓜视频、快手分别以日均6.3亿次和5.29亿次紧随其后。从使用时长来看,2019年6月西瓜视频以日均9115万小时排名第一,快手、抖音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7216万小时和7117万小时。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四、短视频行业发展中的问题1、创作水平较低目前,短视频常见的内容类型融合了技能分享、幽默搞怪、时尚潮流、社会热点、街头采访、公益教育、广告创意、商业定制等主题。通过对“秒拍”上高转发微视频的研究发现,生活类、搞笑类和娱乐类微视频占据了高转发微视频的前三位。从内容质量来看,存在题材雷同、制作粗糙等问题,虽然在短视频发展的早期,这些内容丰富了平台的内容,但随着短视频平台流量优势已成为红海的时候,低水平重复的内容已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和渴望,缺乏高质量的原创内容成为短视频平台未来发展的瓶颈。2、版权保护缺失目前,在视频行业当中,版权保护意识不足,版权维权成本高、时间长等问题依然存在,未经授权使用、盗用、恶意打马赛克、遮挡、裁剪、掐头去尾二次剪辑的情况非常普遍。随着内容行业的发展,版权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整个短视频行业的痛点,一方面由于行业的迅速发展,短视频需求大,而由于原创短视频成本高,许多短视频创作者往往会通过未经授权转载、重新剪辑等方式进行二次创作,侵害了原作者的权益;另一方面,在海量的短视频中,当创作者需要使用某一个或某个素材时,很多时候无法找到原创作者,而等到作品发布引起广泛传播后就会引来很多的问题。当渠道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的时候,原创内容成为各大平台追逐的对象,如何保护原创视频作者的版权是亟需解决的问题。文章来源:华经情报网
  • 孙正义想买下TikTok,巨亏900+亿的软银能否扳回一局

    数据报告 2020-09-07

    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因为软银的入局,竞购TikTok这项重大交易,又变得复杂了许多。


    彭博社9月3日报道,软银集团正在探索组建一个团队,召集一批竞购者收购TikTok在印度的业务,并已开始积极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过去的一个月里,拥有字节跳动股份的软银集团,已与印度电信运营商Reliance Jio Infocomm和Bharti Airtel的负责人举行了会谈。虽然自那以后谈判陷入僵局,但软银仍在探索收购TikTok印度业务的其他方案。

    截至钛媒体发稿之前,软银、字节跳动、信实和Bharti Airtel方面均未对有关会谈的消息发表评论和回应。


    封禁之后,TikTok“被迫”出售印度业务

    TikTok之所以计划于多方商谈出售印度业务,与其APP在6月29日被当地政府以行政命令强制下架的遭遇有关。

    在未被印度政府以行政命令下架之前,印度市场曾是TikTok除北美市场以外最大的亮点。有第三方机构统计,TikTok已经在印度狂揽了3亿用户,实现了过亿的日活。


    同时,在字节跳动内部,印度也是字节跳动全球化进程中重要的战略国家。虽然印度市场用户的ARPU值相对于北美和日本等地较低,但是由于人口众多,增长速度快,在字节跳动出海战略中的重要性也一直在持续提升。

    来自科技媒体TechCrunch的消息显示,早在8月13日,字节跳动就与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 Limited)就TikTok的印度业务进行投资谈判,TikTok在印度的业务估值超过30亿美元。


    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为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旗下拥有印度电信巨头Jio Platforms,而Reliance Jio Infocomm又正是Jio Platforms的子公司。

    然而,由于中印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印度政府在6月底下令封禁59款来自中国的APP,其中就包括在印度十分火爆的短视频应用TikTok。

    而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印度进行投资由来已久,在当地建立了十分深厚绵密的“商业关系网”。因而,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彭博社表示,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软银牵头财团竞购TikTok美国失利

    作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的小股东,软银在其他投资受挫之际,可以说字节跳动已成为该集团的一个投资亮点。

    软银当前正处在一个非常不好的时期。软银集团正在出售价值约42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股票回购和削减债务。除了套现阿里巴巴的股份外,软银还计划出售T-Mobile美国公司的股份以及其日本国内电信部门的股票。


    而竞购TikTok印度业务,很可能是软银在试图收购TikTok计划失败之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目前,在美国市场,主要有微软-沃尔玛与甲骨文这两大收购方参与TikTok美国业务竞购。在它们之外,自从特朗普发布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的行政禁令以来,外媒不断爆料称,推特、苹果、谷歌、奈飞等公司,都或评估或表达或实际谈判对收购TikTok业务的兴趣。

    作为一家来自日本的公司,此前,软银集团也考虑过加入TikTok美国业务的竞购,但最终被迫放弃,核心原因是“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美国科技公司”。


    就在最近几天沃尔玛宣布与微软合作竞购TikTok美国业务之前,沃尔玛曾经是软银CE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牵头成立的一个财团的成员,他们希望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共同收购TikTok。

    克劳尔认为,沃尔玛是一家纯粹的美国公司,而谷歌的云计算基础设施也可以提供帮助。软银最近几年曾经入股包括Uber和WeWork在内的多家年轻科技公司。


    该财团最初计划让沃尔玛扮演主收购方,软银和Alphabet收购TikTok少数股份。还有另外两三家公司共同参与其中,并有望获得TikTok的少数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沃尔玛希望成为TikTok的独家电子商务和支付服务提供商,并获取该公司的数据。但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这样更能让他们关于TikTok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逻辑自圆其说,因为美国正是利用这一借口迫使字节跳动剥离美国业务的。


    沃尔玛在美国时间上周四证实了与微软的合作,并发布声明称其对TikTok的电子商务和广告能力颇感兴趣。

    “我们认为,跟微软共同与TikTok美国业务建立关系,可以为我们增加这项关键能力,为沃尔玛提供接触和服务全渠道客户的重要方式,并做大我们第三方市场和广告业务。”沃尔玛说,“我们相信,沃尔玛和微软的合作符合美国TikTok用户的期望,同时也能缓解美国政府监管者的担忧。”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拥有YouTube业务,如果该公司收购TikTok美国资产,就有可能面临反垄断问题。知情人士表示,Alphabet对TikTok的主要兴趣是希望将其变成新的云计算客户,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应该领导这一交易。

    正因如此,才导致软银牵头成立的这个财团在上周解散,迫使沃尔玛转而与微软合作。

    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则在财团解散之际对外宣称,该公司没有收购TikTok的计划。在接受播客节目Pivot Schooled采访时,皮查伊被问到,谷歌是否有计划收购TikTok。他的回答是“我们不会。”


    TikTok还能卖吗?怎么卖?

    尽管多方都对TikTok业务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由于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8月28日调整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又让这项所谓的48小时达成交易的业务出售变得扑朔迷离。

    在这份规定中,主要涉及到无人机技术、语音合成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等。限制类技术出口必须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


    虽然这份规定未指明限制的企业,但有专家点名这可能涉及到TikTok的技术。比如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认真研究调整后的目录,严肃并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暂停相关交易的实质性谈判,履行好法定申报程序,而后再视情采取进一步行动。

    针对外界对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近日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产生的疑虑,9月3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此次调整发布的《目录》,是根据科技发展形势和推动国际科技交流合作的需要,按照国际惯例对2008年《目录》进行的例行调整,不针对具体企业。


    他同时表示,如果相关企业在贸易、投资或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中涉及向境外转移《目录》中所列举的技术,建议企业及时向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咨询,按照有关规定办理。

    与此同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关系学者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总体来看,《目录》修订是中国保护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安全的必要步骤,因为近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崛起正使中国逐渐意识到保护本国技术的必要性。


    他认为,《目录》不会对中国的技术进出口造成太大影响,但在中国企业海外产业布局方面可能产生影响。

    但这也已经对TikTok的业务出售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本周之前,字节跳动一直在为TikTok寻找合适买家,以便遵守美国此前下达的要求其剥离在美业务的行政命令。但是由于上周更新的出口管制规定,有分析认为,根据该规定,TikTok出售向用户推送视频的算法技术将受到限制。


    路透社援引3名消息人士的话称,潜在买家与字节跳动正在考虑的方案还包括,要求中国批准将TikTok的算法转让给其美国业务的收购者,将算法授权给收购方,以及向监管该交易的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寻求一个过渡期,以寻求一个替代的算法。

    尽管字节跳动内部打算实“拖延战略”,但如果交易谈判延续到11月或更晚,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TikTok则可能会在美国面临有效的禁令。


    路透社亦认为,目前尚不清楚会采取哪种方案。随着时间流逝,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正在降低。若未能就出售达成协议,TikTok或在美国被禁。“若出售TikTok时不包括关键算法,虽然可以绕开中国的出口管制规定,但对微软和甲骨文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赌注,因为他们必须很快拿出算法的替代品。”


    文章来源:艾瑞网


  • 两面派!TikTok在美被"封杀",扎克伯格乐开了花?

    数据报告 2020-08-10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频添变数。

    “字节跳动已同意微软接盘TikTok美国业务”的消息还没捂热,几个小时后,消息就变成了“微软暂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谈判”。


    TikTok 上已有很多网红向自己的粉丝开始了道别,“别了,TikTok。”同时号召粉丝去其他平台关注他们。

    随后, TikTok 在其推特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则59秒的视频,意在打消创作者和用户对于特朗普封禁TikTok的顾虑。


    视频中,TikTok 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对这个短视频社区的用户表达感谢,同时表示“TikTok不会离开美国,将一直在这里陪伴着所有人,感谢你们的支持。”,“TikTok 未来三年将在美国提供1万个工作岗位”。


    8月2日深夜,字节跳动在其今日头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条声明,称面对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和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抹黑,将积极利用法律维护公司合法利益。8月3日,微软表示,将继续就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进行谈判,公司CEO与特朗普就Tiktok进行了讨论,会加快谈判速度,以求在不晚于9月15日前完成商谈,或将邀请其他美国投资者参与该收购案。


    TikTok在美的命运如何,充满变数,但毫无疑问,无论是被收购还是封禁,对于TikTok而言,都是一个无奈且可悲的结局。而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则意味着其全球化战略的挫败。


    TikTok有多牛?

    TikTok 无疑是中国出海最为成功的 App。

    尤其它受到全球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欢迎。TikTok在纽约、洛杉矶、伦敦、巴黎、柏林、新加坡、首尔、东京莫斯科等国际上的都市都设立了办公室。


    从下载量上看,TikTok 早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下载量最高的短视频 APP 之一。2019年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15亿次;2020年,因为疫情的催化,TikTok 上半年的下载量高达6.26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TikTok的全球累积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月活跃用户数高达8亿。


    仅就美国而言,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美国市场第一季度的下载量高达1.65亿次,占其总下载量的8.2%。

    在投资人最看中的增速上,截止今年Q1,Twitter为3300万,Snapchat DAU为8800万,Facebook为1.95亿,而TikTok DAU超过5000万。此外,今年Q1TikTok在美国的DAU则接近去年同期的五倍。


    据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报告,2019年,TikTok在美国市场用户规模增长了97.5%,在不被美国封杀的情况下,2020年美国用户数量预计将达到4540万人,同比增长21.9%,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5200万。

    在营收上,据SensorTower统计,TikTok2019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是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2020年6月份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收入超过9070万美元,是2019年同期的8.3倍,高于YouTube、Facebook。


    而且,TikTok目前依然处于快速增长状态,字节管理层预期2021年营收将达到60亿美元,而字节跳动自设的2020年营收目标约为280亿美元。

    而现阶段投资人给出的500亿美元估值,相比TikTok的增长潜力,无疑是趁火打架。毕竟谁也不知道如果TikTok以现在的发展速度发展下去,未来会长出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徒劳的自救之路

    早在2019年,美国国会对TikTok平台上的用户数据安全提出质疑、并对Musical.ly收购案重新审查时,字节跳动就开启自救之路。

    当时TikTok 就宣布将存放TikTok用户数据的服务器与国内分割开,全部存放于海外,其中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


    而在今年3月,字节跳动已经停止使用中国的内容审查人员审查TikTok内容,并解散TikTok在国内的审核团队。TikTok 原计划2020年在洛杉矶总部开设透明度中心,对外展示公司运作和数据安全,后因疫情延期。

    此外,字节跳动还把TikTok 在公司组织架构、业务运营、员工等方面,主动与字节跳动进行切割。


    与此同时,张一鸣在人员上也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意在组建一支全球化的团队,积极完成国际化。

    今年5月,张一鸣挖来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全球CEO兼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还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出任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 Roland Cloutier 出任TikTok在首席信息安全官等。


    除此之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自特朗普于7月初宣称考虑在美国禁用TikTok开始,张一鸣更是四处奔走、多方斡旋。据悉,字节跳动签约了超过35名游说者,多半是来自美国国会知名议员团队的成员,过去三个月,他们与国会工作人员和立法者举行了50次会议。

    “我们正要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但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的这番话让张一鸣所做的一切努力付之一炬。


    两面派的扎克伯格

    TikTok被“封杀”,或许是扎克伯格乐于见到的。

    几天前,当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被议员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 只有扎克伯格回答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与此外扎克伯格营造的“中国好女婿”的人设截然相反,在此之前,他春节用中文拜年、摆拍包饺子擀皮、在天安门前晨跑、多次参加乌镇峰会……竭力展示着对中国友好的形象。

    新上任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在一份声明中直指了扎克伯格此番表态的原因:“Facebook假借爱国主义之名,目标是让我们从美国消失。”


    TikTok在全球市场迅速增长,首当其冲影响的正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有媒体评价道,TikTok每新增一位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产品的应用时长。

    不仅如此,Facebook所以来的广告收入也遭到TikTok的争夺。

    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据媒体报道,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为了阻击TikTok,小扎一直在行动。Facebook曾推出了界面和功能与TikTok相似度很高的短视频Lasso,此后,Facebook旗下Instagram又对标TikTok,开发新功能Clips,但这两款产品的效果并不显著。最新的消息是Instagram会在8月发表短视频功能“Reels”,再次与TikTok竞争。


    张一鸣梦断美国

    2018年3月,张一鸣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过一次对话时,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进军全球化的成功与否不仅关乎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增长空间、上市空间,也关乎着能否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


    而张一鸣对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布局已经筹备很久。今年,恰恰就是张一鸣口中的“第三年”。

    2019年3月,在字节跳动公司成立七周年年会上,张一鸣曾透露,2012年在创业起步的公寓里,内部就在开始讨论全球化,当时公司先有英文名“ByteDance”,之后才有中文名“字节跳动”,是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


    2014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一鸣曾说过,”我认为我们有机会成为手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门户,不仅在中国,也在国外”。

    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正式布局,始于2015年8月,随后,字节跳动在海外陆续推出了多款有影响力的产品,其中孵化出包括Topbuzz、TikTok,Lark、Topbuzz vidieo等在内的产品,还收购了先后收购了dailyhunt、Musical.ly等产品。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240个办公室和15个研发中心。

    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8周年之际,张一鸣更是宣布自己将退出国内业务的管理,担任字节跳动全球CEO,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专注全球化发展。

     

    TikTok的成功,如张一鸣所愿,让字节跳动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而TikTok海外受挫,恐怕让张一鸣及字节跳动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与此同时,将影响字节跳动的估值和上市进度。

    毕竟字节跳动的整体估值,曾国际化业务的快速发展而水涨船高,当海外市场受困后,估值也必将受到影响。

    但TikTok 最终的结果如何,这已经不是一家企业所能左右的问题。


    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抖音的“15分钟” 长视频的春天?

    数据报告 2019-08-26

    微博从140字到不限字数类似,短视频平台也在经历由短至长的阶段。8月24日,抖音宣布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这是继今年4月向用户全面开放1分钟视频拍摄权限后,抖音对视频时长的进一步调整。随着中国短视频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增长空间见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纷纷开始向长视频领域扩展,从而提高用户的留存时间,更好地为变现铺路,以掀起下一轮社交媒体热潮。

    微信截图_20190826001049

    短视频不再“短”

    在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经理支颖宣布,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丰富的内容载体,抖音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

    这已经不是抖音首次放开时长限制。初期,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抖音时长均为15秒,也没有任何限制和要求,若是拍摄长视频,也就是1分钟的时长,是有限制要求的,粉丝达到1000以上,超过1分钟的超长视频则要求达到10万以上的粉丝。

    今年3月,抖音对一些知识科普类内容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开放范围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包括抖音科普顾问团以及DOU知短视频科普大赛通过初选的参赛队伍;4月,抖音向用户全面开放了1分钟视频的拍摄权限。

    短视频加长似乎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上个月,有报道称,快手正在小范围内测长视频功能,时长限制在57秒以上,10分钟以内。目前该功能为测试功能,仅部分用户可以体验。在此之前,普通用户最长只能录制11秒-57秒的短视频。

    据支颖介绍,开放短视频时长是为了更好地为优质创作者提供扶持和帮助。

    内容同质化

    自诞生以来,由于时长短、内容紧凑、用户粘性高等特点,短视频备受用户的青睐。数据显示,到2019年4月,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其中抖音、快手、好看视频,占据短视频前三,引领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今年7月,抖音宣布DAU(日活跃用户数)突破3.2亿;今年5月,快手日活跃用户突破2亿。

    在TMT产业观察家吴纯勇看来,短视频的火爆,与4G时代的网络技术有脱不开的关系,受底层技术的限制,短视频刚好符合当时和当下受众的娱乐需求。今年5G将正式商用,基于移动端的通道会被打开,随着技术的成熟和费用的下降,短视频行业将迎来分水岭。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指出,短视频行业在经过爆发式增长后,今年开始渐渐趋于冷静,正在快速洗牌,此外,目前短视频App的内容形式同质化严重,用户增量空间见顶,如果平台不能利用现有的平台优势进行更多更好的运作,其商业价值就会呈现下滑态势,这还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融资上市、行业整体运作及未来盈利能力兑现等问题。

    在抖音热门背景(BGM)音乐榜单中,有的BGM使用次数都在十万乃至百万量级。同样的BGM,相同的舞蹈姿势,如果再加上音乐版权的限制,留给用户进行原创短视频创造的空间其实已经很小。

    因此,变革就成为短视频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丁少将认为,放开时长限制,可以丰富平台内容,同时商业化也有更多空间。“短视频一再变‘长’,有助于提升内容质量,增加用户留存,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市场活力,扭转平台用户增速放缓的现状,为抖音、快手带来新的流量增长点。”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长视频破局

    在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预测,到2020年,国内短视频行业的总日活用户数将达到10亿。而这一预测,应该是建立在算上长视频的基础上的。

    吴纯勇强调,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关键在于会不会被大众所认可,只有被用户接受了,才能拿到资本方新的融资,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商业操作。

    但有评论认为,当下快节奏的生活并不适用于长视频,原来习惯刷短视频的用户未必会花15分钟的时间看一部微电影或者小短剧。对此,丁少将指出,未来短视频和长视频都会存在,前者适合碎片化时间消费,后者适合沉浸化时间消费。长视频在科普、教育、综艺娱乐、Vlog等内容领域,有更多优势。

    正如他所说,今年3月,抖音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此次抖音发布的数据也显示,过去半年,抖音平台上成长最快的内容领域是文化教育领域。短短半年,文化教育领域1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等知识型创作者,都在抖音上收获了超过150万粉丝。

    “抖音和快手放开时长限制,其实也是想要蚕食视频网站的市场份额,短视频平台已经有一些这方面的基因,他们可以借鉴‘优爱腾’的经验。”吴纯勇说,其实抖音的兄弟产品西瓜视频,不光可以看大电影,还有自制的综艺节目,其商业变现模式与视频网站本质上是一样的。

    丁少将建议,在涉足长视频后,平台一方面需要有更多不同时长和形式的内容,最终成长为超级视频平台;在降低创作者创作门槛的同时,通过工具、技术、资本扶持更多优质内容提供者;另外,优化推荐算法,在社区化运营基础上注重社交沉淀。

    文章来源:艾瑞网


  • 2019年短视频行业现状及竞争格局,头条系远强于其他巨头

    数据报告 2019-08-12

    一、短视频行业概述

    短视频是产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介新形态,具有移动、轻量、碎片等特点。在国外,短视频应用的发展可追溯到2011年,2011年4月被誉为“短视频社交鼻祖”的Viddy正式发布,揭开了短视频发展的序幕,2013年,Vine和Instagram相继出现。紧随国外发展的进程,国内互联网企业也推出相关短视频应用,2011年8月新浪秒拍上线,2013年9月腾讯微视上线,2014年5月美拍上线,2015年,一些互联网企业和媒体大举进军短视频领域,移动短视频应用和用户出现井喷式增长。从应用市场来看,快手、西瓜视频、美拍、秒拍、抖音、小影、小咖秀、彩视、V电影、最右等短视频应用相继推出,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活跃用户日渐增多。

    如今短视频行业已经比较成熟,竞争格局相对稳定,从具体应用程序来看,主要有头条系的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抖音,新浪系的秒拍、小咖秀等。

    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

    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相关报告: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短视频市场供需预测及投资战略研究咨询报告》

    二、短视频行业现状

    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现在,短视频产品凭借着碎片化、高传播、低门槛特性,且短视频作为新兴产品渗透率较低,我国短视频行业发展极快,2016年我国短视频用户为1.53亿人,2017年突破2亿人达到2.42亿人,到了2018年更是实现107%的增长达到5.01亿人。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短视频市场规模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水涨船高,从2016年的19.6亿元增长2018年的116.9亿元。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三、短视频行业竞争格局

    目前国内主要的短视频APP有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从用户规模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50541万人的月活跃用户排名第一,快手月活跃用户33527万人屈居第二,西瓜视频排名第三月活跃用户16908万人。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从启动次数和使用时长来看,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均包揽前三。从启动次数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日均7.17亿次启动次数排名第一,西瓜视频、快手分别以日均6.3亿次和5.29亿次紧随其后。从使用时长来看,2019年6月西瓜视频以日均9115万小时排名第一,快手、抖音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7216万小时和7117万小时。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四、短视频行业发展中的问题

    1、创作水平较低

    目前,短视频常见的内容类型融合了技能分享、幽默搞怪、时尚潮流、社会热点、街头采访、公益教育、广告创意、商业定制等主题。通过对“秒拍”上高转发微视频的研究发现,生活类、搞笑类和娱乐类微视频占据了高转发微视频的前三位。从内容质量来看,存在题材雷同、制作粗糙等问题,虽然在短视频发展的早期,这些内容丰富了平台的内容,但随着短视频平台流量优势已成为红海的时候,低水平重复的内容已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和渴望,缺乏高质量的原创内容成为短视频平台未来发展的瓶颈。

    2、版权保护缺失

    目前,在视频行业当中,版权保护意识不足,版权维权成本高、时间长等问题依然存在,未经授权使用、盗用、恶意打马赛克、遮挡、裁剪、掐头去尾二次剪辑的情况非常普遍。随着内容行业的发展,版权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整个短视频行业的痛点,一方面由于行业的迅速发展,短视频需求大,而由于原创短视频成本高,许多短视频创作者往往会通过未经授权转载、重新剪辑等方式进行二次创作,侵害了原作者的权益;另一方面,在海量的短视频中,当创作者需要使用某一个或某个素材时,很多时候无法找到原创作者,而等到作品发布引起广泛传播后就会引来很多的问题。当渠道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的时候,原创内容成为各大平台追逐的对象,如何保护原创视频作者的版权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文章来源:华经情报网

  • 孙正义想买下TikTok,巨亏900+亿的软银能否扳回一局

    政策法规 2020-09-07

    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因为软银的入局,竞购TikTok这项重大交易,又变得复杂了许多。


    彭博社9月3日报道,软银集团正在探索组建一个团队,召集一批竞购者收购TikTok在印度的业务,并已开始积极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过去的一个月里,拥有字节跳动股份的软银集团,已与印度电信运营商Reliance Jio Infocomm和Bharti Airtel的负责人举行了会谈。虽然自那以后谈判陷入僵局,但软银仍在探索收购TikTok印度业务的其他方案。

    截至钛媒体发稿之前,软银、字节跳动、信实和Bharti Airtel方面均未对有关会谈的消息发表评论和回应。


    封禁之后,TikTok“被迫”出售印度业务

    TikTok之所以计划于多方商谈出售印度业务,与其APP在6月29日被当地政府以行政命令强制下架的遭遇有关。

    在未被印度政府以行政命令下架之前,印度市场曾是TikTok除北美市场以外最大的亮点。有第三方机构统计,TikTok已经在印度狂揽了3亿用户,实现了过亿的日活。


    同时,在字节跳动内部,印度也是字节跳动全球化进程中重要的战略国家。虽然印度市场用户的ARPU值相对于北美和日本等地较低,但是由于人口众多,增长速度快,在字节跳动出海战略中的重要性也一直在持续提升。

    来自科技媒体TechCrunch的消息显示,早在8月13日,字节跳动就与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 Limited)就TikTok的印度业务进行投资谈判,TikTok在印度的业务估值超过30亿美元。


    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为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旗下拥有印度电信巨头Jio Platforms,而Reliance Jio Infocomm又正是Jio Platforms的子公司。

    然而,由于中印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印度政府在6月底下令封禁59款来自中国的APP,其中就包括在印度十分火爆的短视频应用TikTok。

    而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印度进行投资由来已久,在当地建立了十分深厚绵密的“商业关系网”。因而,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彭博社表示,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软银牵头财团竞购TikTok美国失利

    作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的小股东,软银在其他投资受挫之际,可以说字节跳动已成为该集团的一个投资亮点。

    软银当前正处在一个非常不好的时期。软银集团正在出售价值约42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股票回购和削减债务。除了套现阿里巴巴的股份外,软银还计划出售T-Mobile美国公司的股份以及其日本国内电信部门的股票。


    而竞购TikTok印度业务,很可能是软银在试图收购TikTok计划失败之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目前,在美国市场,主要有微软-沃尔玛与甲骨文这两大收购方参与TikTok美国业务竞购。在它们之外,自从特朗普发布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的行政禁令以来,外媒不断爆料称,推特、苹果、谷歌、奈飞等公司,都或评估或表达或实际谈判对收购TikTok业务的兴趣。

    作为一家来自日本的公司,此前,软银集团也考虑过加入TikTok美国业务的竞购,但最终被迫放弃,核心原因是“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美国科技公司”。


    就在最近几天沃尔玛宣布与微软合作竞购TikTok美国业务之前,沃尔玛曾经是软银CE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牵头成立的一个财团的成员,他们希望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共同收购TikTok。

    克劳尔认为,沃尔玛是一家纯粹的美国公司,而谷歌的云计算基础设施也可以提供帮助。软银最近几年曾经入股包括Uber和WeWork在内的多家年轻科技公司。


    该财团最初计划让沃尔玛扮演主收购方,软银和Alphabet收购TikTok少数股份。还有另外两三家公司共同参与其中,并有望获得TikTok的少数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沃尔玛希望成为TikTok的独家电子商务和支付服务提供商,并获取该公司的数据。但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这样更能让他们关于TikTok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逻辑自圆其说,因为美国正是利用这一借口迫使字节跳动剥离美国业务的。


    沃尔玛在美国时间上周四证实了与微软的合作,并发布声明称其对TikTok的电子商务和广告能力颇感兴趣。

    “我们认为,跟微软共同与TikTok美国业务建立关系,可以为我们增加这项关键能力,为沃尔玛提供接触和服务全渠道客户的重要方式,并做大我们第三方市场和广告业务。”沃尔玛说,“我们相信,沃尔玛和微软的合作符合美国TikTok用户的期望,同时也能缓解美国政府监管者的担忧。”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拥有YouTube业务,如果该公司收购TikTok美国资产,就有可能面临反垄断问题。知情人士表示,Alphabet对TikTok的主要兴趣是希望将其变成新的云计算客户,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应该领导这一交易。

    正因如此,才导致软银牵头成立的这个财团在上周解散,迫使沃尔玛转而与微软合作。

    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则在财团解散之际对外宣称,该公司没有收购TikTok的计划。在接受播客节目Pivot Schooled采访时,皮查伊被问到,谷歌是否有计划收购TikTok。他的回答是“我们不会。”


    TikTok还能卖吗?怎么卖?

    尽管多方都对TikTok业务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由于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8月28日调整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又让这项所谓的48小时达成交易的业务出售变得扑朔迷离。

    在这份规定中,主要涉及到无人机技术、语音合成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等。限制类技术出口必须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


    虽然这份规定未指明限制的企业,但有专家点名这可能涉及到TikTok的技术。比如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认真研究调整后的目录,严肃并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暂停相关交易的实质性谈判,履行好法定申报程序,而后再视情采取进一步行动。

    针对外界对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近日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产生的疑虑,9月3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此次调整发布的《目录》,是根据科技发展形势和推动国际科技交流合作的需要,按照国际惯例对2008年《目录》进行的例行调整,不针对具体企业。


    他同时表示,如果相关企业在贸易、投资或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中涉及向境外转移《目录》中所列举的技术,建议企业及时向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咨询,按照有关规定办理。

    与此同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关系学者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总体来看,《目录》修订是中国保护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安全的必要步骤,因为近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崛起正使中国逐渐意识到保护本国技术的必要性。


    他认为,《目录》不会对中国的技术进出口造成太大影响,但在中国企业海外产业布局方面可能产生影响。

    但这也已经对TikTok的业务出售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本周之前,字节跳动一直在为TikTok寻找合适买家,以便遵守美国此前下达的要求其剥离在美业务的行政命令。但是由于上周更新的出口管制规定,有分析认为,根据该规定,TikTok出售向用户推送视频的算法技术将受到限制。


    路透社援引3名消息人士的话称,潜在买家与字节跳动正在考虑的方案还包括,要求中国批准将TikTok的算法转让给其美国业务的收购者,将算法授权给收购方,以及向监管该交易的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寻求一个过渡期,以寻求一个替代的算法。

    尽管字节跳动内部打算实“拖延战略”,但如果交易谈判延续到11月或更晚,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TikTok则可能会在美国面临有效的禁令。


    路透社亦认为,目前尚不清楚会采取哪种方案。随着时间流逝,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正在降低。若未能就出售达成协议,TikTok或在美国被禁。“若出售TikTok时不包括关键算法,虽然可以绕开中国的出口管制规定,但对微软和甲骨文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赌注,因为他们必须很快拿出算法的替代品。”


    文章来源:艾瑞网


  • 两面派!TikTok在美被"封杀",扎克伯格乐开了花?

    政策法规 2020-08-10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频添变数。

    “字节跳动已同意微软接盘TikTok美国业务”的消息还没捂热,几个小时后,消息就变成了“微软暂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谈判”。


    TikTok 上已有很多网红向自己的粉丝开始了道别,“别了,TikTok。”同时号召粉丝去其他平台关注他们。

    随后, TikTok 在其推特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则59秒的视频,意在打消创作者和用户对于特朗普封禁TikTok的顾虑。


    视频中,TikTok 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对这个短视频社区的用户表达感谢,同时表示“TikTok不会离开美国,将一直在这里陪伴着所有人,感谢你们的支持。”,“TikTok 未来三年将在美国提供1万个工作岗位”。


    8月2日深夜,字节跳动在其今日头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条声明,称面对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和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抹黑,将积极利用法律维护公司合法利益。8月3日,微软表示,将继续就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进行谈判,公司CEO与特朗普就Tiktok进行了讨论,会加快谈判速度,以求在不晚于9月15日前完成商谈,或将邀请其他美国投资者参与该收购案。


    TikTok在美的命运如何,充满变数,但毫无疑问,无论是被收购还是封禁,对于TikTok而言,都是一个无奈且可悲的结局。而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则意味着其全球化战略的挫败。


    TikTok有多牛?

    TikTok 无疑是中国出海最为成功的 App。

    尤其它受到全球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欢迎。TikTok在纽约、洛杉矶、伦敦、巴黎、柏林、新加坡、首尔、东京莫斯科等国际上的都市都设立了办公室。


    从下载量上看,TikTok 早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下载量最高的短视频 APP 之一。2019年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15亿次;2020年,因为疫情的催化,TikTok 上半年的下载量高达6.26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TikTok的全球累积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月活跃用户数高达8亿。


    仅就美国而言,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美国市场第一季度的下载量高达1.65亿次,占其总下载量的8.2%。

    在投资人最看中的增速上,截止今年Q1,Twitter为3300万,Snapchat DAU为8800万,Facebook为1.95亿,而TikTok DAU超过5000万。此外,今年Q1TikTok在美国的DAU则接近去年同期的五倍。


    据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报告,2019年,TikTok在美国市场用户规模增长了97.5%,在不被美国封杀的情况下,2020年美国用户数量预计将达到4540万人,同比增长21.9%,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5200万。

    在营收上,据SensorTower统计,TikTok2019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是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2020年6月份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收入超过9070万美元,是2019年同期的8.3倍,高于YouTube、Facebook。


    而且,TikTok目前依然处于快速增长状态,字节管理层预期2021年营收将达到60亿美元,而字节跳动自设的2020年营收目标约为280亿美元。

    而现阶段投资人给出的500亿美元估值,相比TikTok的增长潜力,无疑是趁火打架。毕竟谁也不知道如果TikTok以现在的发展速度发展下去,未来会长出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徒劳的自救之路

    早在2019年,美国国会对TikTok平台上的用户数据安全提出质疑、并对Musical.ly收购案重新审查时,字节跳动就开启自救之路。

    当时TikTok 就宣布将存放TikTok用户数据的服务器与国内分割开,全部存放于海外,其中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


    而在今年3月,字节跳动已经停止使用中国的内容审查人员审查TikTok内容,并解散TikTok在国内的审核团队。TikTok 原计划2020年在洛杉矶总部开设透明度中心,对外展示公司运作和数据安全,后因疫情延期。

    此外,字节跳动还把TikTok 在公司组织架构、业务运营、员工等方面,主动与字节跳动进行切割。


    与此同时,张一鸣在人员上也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意在组建一支全球化的团队,积极完成国际化。

    今年5月,张一鸣挖来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全球CEO兼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还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出任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 Roland Cloutier 出任TikTok在首席信息安全官等。


    除此之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自特朗普于7月初宣称考虑在美国禁用TikTok开始,张一鸣更是四处奔走、多方斡旋。据悉,字节跳动签约了超过35名游说者,多半是来自美国国会知名议员团队的成员,过去三个月,他们与国会工作人员和立法者举行了50次会议。

    “我们正要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但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的这番话让张一鸣所做的一切努力付之一炬。


    两面派的扎克伯格

    TikTok被“封杀”,或许是扎克伯格乐于见到的。

    几天前,当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被议员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 只有扎克伯格回答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与此外扎克伯格营造的“中国好女婿”的人设截然相反,在此之前,他春节用中文拜年、摆拍包饺子擀皮、在天安门前晨跑、多次参加乌镇峰会……竭力展示着对中国友好的形象。

    新上任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在一份声明中直指了扎克伯格此番表态的原因:“Facebook假借爱国主义之名,目标是让我们从美国消失。”


    TikTok在全球市场迅速增长,首当其冲影响的正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有媒体评价道,TikTok每新增一位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产品的应用时长。

    不仅如此,Facebook所以来的广告收入也遭到TikTok的争夺。

    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据媒体报道,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为了阻击TikTok,小扎一直在行动。Facebook曾推出了界面和功能与TikTok相似度很高的短视频Lasso,此后,Facebook旗下Instagram又对标TikTok,开发新功能Clips,但这两款产品的效果并不显著。最新的消息是Instagram会在8月发表短视频功能“Reels”,再次与TikTok竞争。


    张一鸣梦断美国

    2018年3月,张一鸣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过一次对话时,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进军全球化的成功与否不仅关乎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增长空间、上市空间,也关乎着能否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


    而张一鸣对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布局已经筹备很久。今年,恰恰就是张一鸣口中的“第三年”。

    2019年3月,在字节跳动公司成立七周年年会上,张一鸣曾透露,2012年在创业起步的公寓里,内部就在开始讨论全球化,当时公司先有英文名“ByteDance”,之后才有中文名“字节跳动”,是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


    2014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一鸣曾说过,”我认为我们有机会成为手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门户,不仅在中国,也在国外”。

    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正式布局,始于2015年8月,随后,字节跳动在海外陆续推出了多款有影响力的产品,其中孵化出包括Topbuzz、TikTok,Lark、Topbuzz vidieo等在内的产品,还收购了先后收购了dailyhunt、Musical.ly等产品。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240个办公室和15个研发中心。

    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8周年之际,张一鸣更是宣布自己将退出国内业务的管理,担任字节跳动全球CEO,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专注全球化发展。

     

    TikTok的成功,如张一鸣所愿,让字节跳动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而TikTok海外受挫,恐怕让张一鸣及字节跳动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与此同时,将影响字节跳动的估值和上市进度。

    毕竟字节跳动的整体估值,曾国际化业务的快速发展而水涨船高,当海外市场受困后,估值也必将受到影响。

    但TikTok 最终的结果如何,这已经不是一家企业所能左右的问题。


    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抖音的“15分钟” 长视频的春天?

    政策法规 2019-08-26

    微博从140字到不限字数类似,短视频平台也在经历由短至长的阶段。8月24日,抖音宣布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这是继今年4月向用户全面开放1分钟视频拍摄权限后,抖音对视频时长的进一步调整。随着中国短视频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增长空间见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纷纷开始向长视频领域扩展,从而提高用户的留存时间,更好地为变现铺路,以掀起下一轮社交媒体热潮。

    微信截图_20190826001049

    短视频不再“短”

    在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经理支颖宣布,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丰富的内容载体,抖音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

    这已经不是抖音首次放开时长限制。初期,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抖音时长均为15秒,也没有任何限制和要求,若是拍摄长视频,也就是1分钟的时长,是有限制要求的,粉丝达到1000以上,超过1分钟的超长视频则要求达到10万以上的粉丝。

    今年3月,抖音对一些知识科普类内容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开放范围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包括抖音科普顾问团以及DOU知短视频科普大赛通过初选的参赛队伍;4月,抖音向用户全面开放了1分钟视频的拍摄权限。

    短视频加长似乎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上个月,有报道称,快手正在小范围内测长视频功能,时长限制在57秒以上,10分钟以内。目前该功能为测试功能,仅部分用户可以体验。在此之前,普通用户最长只能录制11秒-57秒的短视频。

    据支颖介绍,开放短视频时长是为了更好地为优质创作者提供扶持和帮助。

    内容同质化

    自诞生以来,由于时长短、内容紧凑、用户粘性高等特点,短视频备受用户的青睐。数据显示,到2019年4月,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其中抖音、快手、好看视频,占据短视频前三,引领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今年7月,抖音宣布DAU(日活跃用户数)突破3.2亿;今年5月,快手日活跃用户突破2亿。

    在TMT产业观察家吴纯勇看来,短视频的火爆,与4G时代的网络技术有脱不开的关系,受底层技术的限制,短视频刚好符合当时和当下受众的娱乐需求。今年5G将正式商用,基于移动端的通道会被打开,随着技术的成熟和费用的下降,短视频行业将迎来分水岭。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指出,短视频行业在经过爆发式增长后,今年开始渐渐趋于冷静,正在快速洗牌,此外,目前短视频App的内容形式同质化严重,用户增量空间见顶,如果平台不能利用现有的平台优势进行更多更好的运作,其商业价值就会呈现下滑态势,这还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融资上市、行业整体运作及未来盈利能力兑现等问题。

    在抖音热门背景(BGM)音乐榜单中,有的BGM使用次数都在十万乃至百万量级。同样的BGM,相同的舞蹈姿势,如果再加上音乐版权的限制,留给用户进行原创短视频创造的空间其实已经很小。

    因此,变革就成为短视频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丁少将认为,放开时长限制,可以丰富平台内容,同时商业化也有更多空间。“短视频一再变‘长’,有助于提升内容质量,增加用户留存,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市场活力,扭转平台用户增速放缓的现状,为抖音、快手带来新的流量增长点。”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长视频破局

    在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预测,到2020年,国内短视频行业的总日活用户数将达到10亿。而这一预测,应该是建立在算上长视频的基础上的。

    吴纯勇强调,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关键在于会不会被大众所认可,只有被用户接受了,才能拿到资本方新的融资,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商业操作。

    但有评论认为,当下快节奏的生活并不适用于长视频,原来习惯刷短视频的用户未必会花15分钟的时间看一部微电影或者小短剧。对此,丁少将指出,未来短视频和长视频都会存在,前者适合碎片化时间消费,后者适合沉浸化时间消费。长视频在科普、教育、综艺娱乐、Vlog等内容领域,有更多优势。

    正如他所说,今年3月,抖音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此次抖音发布的数据也显示,过去半年,抖音平台上成长最快的内容领域是文化教育领域。短短半年,文化教育领域1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等知识型创作者,都在抖音上收获了超过150万粉丝。

    “抖音和快手放开时长限制,其实也是想要蚕食视频网站的市场份额,短视频平台已经有一些这方面的基因,他们可以借鉴‘优爱腾’的经验。”吴纯勇说,其实抖音的兄弟产品西瓜视频,不光可以看大电影,还有自制的综艺节目,其商业变现模式与视频网站本质上是一样的。

    丁少将建议,在涉足长视频后,平台一方面需要有更多不同时长和形式的内容,最终成长为超级视频平台;在降低创作者创作门槛的同时,通过工具、技术、资本扶持更多优质内容提供者;另外,优化推荐算法,在社区化运营基础上注重社交沉淀。

    文章来源:艾瑞网


  • 2019年短视频行业现状及竞争格局,头条系远强于其他巨头

    政策法规 2019-08-12

    一、短视频行业概述

    短视频是产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介新形态,具有移动、轻量、碎片等特点。在国外,短视频应用的发展可追溯到2011年,2011年4月被誉为“短视频社交鼻祖”的Viddy正式发布,揭开了短视频发展的序幕,2013年,Vine和Instagram相继出现。紧随国外发展的进程,国内互联网企业也推出相关短视频应用,2011年8月新浪秒拍上线,2013年9月腾讯微视上线,2014年5月美拍上线,2015年,一些互联网企业和媒体大举进军短视频领域,移动短视频应用和用户出现井喷式增长。从应用市场来看,快手、西瓜视频、美拍、秒拍、抖音、小影、小咖秀、彩视、V电影、最右等短视频应用相继推出,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活跃用户日渐增多。

    如今短视频行业已经比较成熟,竞争格局相对稳定,从具体应用程序来看,主要有头条系的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抖音,新浪系的秒拍、小咖秀等。

    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

    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相关报告: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短视频市场供需预测及投资战略研究咨询报告》

    二、短视频行业现状

    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现在,短视频产品凭借着碎片化、高传播、低门槛特性,且短视频作为新兴产品渗透率较低,我国短视频行业发展极快,2016年我国短视频用户为1.53亿人,2017年突破2亿人达到2.42亿人,到了2018年更是实现107%的增长达到5.01亿人。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短视频市场规模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水涨船高,从2016年的19.6亿元增长2018年的116.9亿元。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三、短视频行业竞争格局

    目前国内主要的短视频APP有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从用户规模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50541万人的月活跃用户排名第一,快手月活跃用户33527万人屈居第二,西瓜视频排名第三月活跃用户16908万人。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从启动次数和使用时长来看,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均包揽前三。从启动次数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日均7.17亿次启动次数排名第一,西瓜视频、快手分别以日均6.3亿次和5.29亿次紧随其后。从使用时长来看,2019年6月西瓜视频以日均9115万小时排名第一,快手、抖音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7216万小时和7117万小时。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四、短视频行业发展中的问题

    1、创作水平较低

    目前,短视频常见的内容类型融合了技能分享、幽默搞怪、时尚潮流、社会热点、街头采访、公益教育、广告创意、商业定制等主题。通过对“秒拍”上高转发微视频的研究发现,生活类、搞笑类和娱乐类微视频占据了高转发微视频的前三位。从内容质量来看,存在题材雷同、制作粗糙等问题,虽然在短视频发展的早期,这些内容丰富了平台的内容,但随着短视频平台流量优势已成为红海的时候,低水平重复的内容已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和渴望,缺乏高质量的原创内容成为短视频平台未来发展的瓶颈。

    2、版权保护缺失

    目前,在视频行业当中,版权保护意识不足,版权维权成本高、时间长等问题依然存在,未经授权使用、盗用、恶意打马赛克、遮挡、裁剪、掐头去尾二次剪辑的情况非常普遍。随着内容行业的发展,版权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整个短视频行业的痛点,一方面由于行业的迅速发展,短视频需求大,而由于原创短视频成本高,许多短视频创作者往往会通过未经授权转载、重新剪辑等方式进行二次创作,侵害了原作者的权益;另一方面,在海量的短视频中,当创作者需要使用某一个或某个素材时,很多时候无法找到原创作者,而等到作品发布引起广泛传播后就会引来很多的问题。当渠道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的时候,原创内容成为各大平台追逐的对象,如何保护原创视频作者的版权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文章来源:华经情报网

  • 孙正义想买下TikTok,巨亏900+亿的软银能否扳回一局

    教学案例 2020-09-07

    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因为软银的入局,竞购TikTok这项重大交易,又变得复杂了许多。


    彭博社9月3日报道,软银集团正在探索组建一个团队,召集一批竞购者收购TikTok在印度的业务,并已开始积极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过去的一个月里,拥有字节跳动股份的软银集团,已与印度电信运营商Reliance Jio Infocomm和Bharti Airtel的负责人举行了会谈。虽然自那以后谈判陷入僵局,但软银仍在探索收购TikTok印度业务的其他方案。

    截至钛媒体发稿之前,软银、字节跳动、信实和Bharti Airtel方面均未对有关会谈的消息发表评论和回应。


    封禁之后,TikTok“被迫”出售印度业务

    TikTok之所以计划于多方商谈出售印度业务,与其APP在6月29日被当地政府以行政命令强制下架的遭遇有关。

    在未被印度政府以行政命令下架之前,印度市场曾是TikTok除北美市场以外最大的亮点。有第三方机构统计,TikTok已经在印度狂揽了3亿用户,实现了过亿的日活。


    同时,在字节跳动内部,印度也是字节跳动全球化进程中重要的战略国家。虽然印度市场用户的ARPU值相对于北美和日本等地较低,但是由于人口众多,增长速度快,在字节跳动出海战略中的重要性也一直在持续提升。

    来自科技媒体TechCrunch的消息显示,早在8月13日,字节跳动就与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 Limited)就TikTok的印度业务进行投资谈判,TikTok在印度的业务估值超过30亿美元。


    印度信实工业有限公司为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旗下拥有印度电信巨头Jio Platforms,而Reliance Jio Infocomm又正是Jio Platforms的子公司。

    然而,由于中印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印度政府在6月底下令封禁59款来自中国的APP,其中就包括在印度十分火爆的短视频应用TikTok。

    而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印度进行投资由来已久,在当地建立了十分深厚绵密的“商业关系网”。因而,尽管软银只持有字节跳动的一小部分股份,彭博社表示,它却在TikTok印度业务出售事情的谈判中,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软银牵头财团竞购TikTok美国失利

    作为TikTok母公司的字节跳动的小股东,软银在其他投资受挫之际,可以说字节跳动已成为该集团的一个投资亮点。

    软银当前正处在一个非常不好的时期。软银集团正在出售价值约42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股票回购和削减债务。除了套现阿里巴巴的股份外,软银还计划出售T-Mobile美国公司的股份以及其日本国内电信部门的股票。


    而竞购TikTok印度业务,很可能是软银在试图收购TikTok计划失败之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目前,在美国市场,主要有微软-沃尔玛与甲骨文这两大收购方参与TikTok美国业务竞购。在它们之外,自从特朗普发布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的行政禁令以来,外媒不断爆料称,推特、苹果、谷歌、奈飞等公司,都或评估或表达或实际谈判对收购TikTok业务的兴趣。

    作为一家来自日本的公司,此前,软银集团也考虑过加入TikTok美国业务的竞购,但最终被迫放弃,核心原因是“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美国科技公司”。


    就在最近几天沃尔玛宣布与微软合作竞购TikTok美国业务之前,沃尔玛曾经是软银CE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牵头成立的一个财团的成员,他们希望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共同收购TikTok。

    克劳尔认为,沃尔玛是一家纯粹的美国公司,而谷歌的云计算基础设施也可以提供帮助。软银最近几年曾经入股包括Uber和WeWork在内的多家年轻科技公司。


    该财团最初计划让沃尔玛扮演主收购方,软银和Alphabet收购TikTok少数股份。还有另外两三家公司共同参与其中,并有望获得TikTok的少数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沃尔玛希望成为TikTok的独家电子商务和支付服务提供商,并获取该公司的数据。但美国政府希望TikTok的主收购方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这样更能让他们关于TikTok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逻辑自圆其说,因为美国正是利用这一借口迫使字节跳动剥离美国业务的。


    沃尔玛在美国时间上周四证实了与微软的合作,并发布声明称其对TikTok的电子商务和广告能力颇感兴趣。

    “我们认为,跟微软共同与TikTok美国业务建立关系,可以为我们增加这项关键能力,为沃尔玛提供接触和服务全渠道客户的重要方式,并做大我们第三方市场和广告业务。”沃尔玛说,“我们相信,沃尔玛和微软的合作符合美国TikTok用户的期望,同时也能缓解美国政府监管者的担忧。”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拥有YouTube业务,如果该公司收购TikTok美国资产,就有可能面临反垄断问题。知情人士表示,Alphabet对TikTok的主要兴趣是希望将其变成新的云计算客户,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应该领导这一交易。

    正因如此,才导致软银牵头成立的这个财团在上周解散,迫使沃尔玛转而与微软合作。

    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则在财团解散之际对外宣称,该公司没有收购TikTok的计划。在接受播客节目Pivot Schooled采访时,皮查伊被问到,谷歌是否有计划收购TikTok。他的回答是“我们不会。”


    TikTok还能卖吗?怎么卖?

    尽管多方都对TikTok业务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由于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8月28日调整发布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又让这项所谓的48小时达成交易的业务出售变得扑朔迷离。

    在这份规定中,主要涉及到无人机技术、语音合成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等。限制类技术出口必须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


    虽然这份规定未指明限制的企业,但有专家点名这可能涉及到TikTok的技术。比如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认真研究调整后的目录,严肃并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暂停相关交易的实质性谈判,履行好法定申报程序,而后再视情采取进一步行动。

    针对外界对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近日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产生的疑虑,9月3日,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此次调整发布的《目录》,是根据科技发展形势和推动国际科技交流合作的需要,按照国际惯例对2008年《目录》进行的例行调整,不针对具体企业。


    他同时表示,如果相关企业在贸易、投资或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中涉及向境外转移《目录》中所列举的技术,建议企业及时向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咨询,按照有关规定办理。

    与此同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关系学者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总体来看,《目录》修订是中国保护自主研发核心技术安全的必要步骤,因为近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崛起正使中国逐渐意识到保护本国技术的必要性。


    他认为,《目录》不会对中国的技术进出口造成太大影响,但在中国企业海外产业布局方面可能产生影响。

    但这也已经对TikTok的业务出售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本周之前,字节跳动一直在为TikTok寻找合适买家,以便遵守美国此前下达的要求其剥离在美业务的行政命令。但是由于上周更新的出口管制规定,有分析认为,根据该规定,TikTok出售向用户推送视频的算法技术将受到限制。


    路透社援引3名消息人士的话称,潜在买家与字节跳动正在考虑的方案还包括,要求中国批准将TikTok的算法转让给其美国业务的收购者,将算法授权给收购方,以及向监管该交易的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寻求一个过渡期,以寻求一个替代的算法。

    尽管字节跳动内部打算实“拖延战略”,但如果交易谈判延续到11月或更晚,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TikTok则可能会在美国面临有效的禁令。


    路透社亦认为,目前尚不清楚会采取哪种方案。随着时间流逝,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正在降低。若未能就出售达成协议,TikTok或在美国被禁。“若出售TikTok时不包括关键算法,虽然可以绕开中国的出口管制规定,但对微软和甲骨文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赌注,因为他们必须很快拿出算法的替代品。”


    文章来源:艾瑞网


  • 两面派!TikTok在美被"封杀",扎克伯格乐开了花?

    教学案例 2020-08-10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频添变数。

    “字节跳动已同意微软接盘TikTok美国业务”的消息还没捂热,几个小时后,消息就变成了“微软暂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谈判”。


    TikTok 上已有很多网红向自己的粉丝开始了道别,“别了,TikTok。”同时号召粉丝去其他平台关注他们。

    随后, TikTok 在其推特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则59秒的视频,意在打消创作者和用户对于特朗普封禁TikTok的顾虑。


    视频中,TikTok 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对这个短视频社区的用户表达感谢,同时表示“TikTok不会离开美国,将一直在这里陪伴着所有人,感谢你们的支持。”,“TikTok 未来三年将在美国提供1万个工作岗位”。


    8月2日深夜,字节跳动在其今日头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条声明,称面对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和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抹黑,将积极利用法律维护公司合法利益。8月3日,微软表示,将继续就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进行谈判,公司CEO与特朗普就Tiktok进行了讨论,会加快谈判速度,以求在不晚于9月15日前完成商谈,或将邀请其他美国投资者参与该收购案。


    TikTok在美的命运如何,充满变数,但毫无疑问,无论是被收购还是封禁,对于TikTok而言,都是一个无奈且可悲的结局。而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则意味着其全球化战略的挫败。


    TikTok有多牛?

    TikTok 无疑是中国出海最为成功的 App。

    尤其它受到全球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欢迎。TikTok在纽约、洛杉矶、伦敦、巴黎、柏林、新加坡、首尔、东京莫斯科等国际上的都市都设立了办公室。


    从下载量上看,TikTok 早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下载量最高的短视频 APP 之一。2019年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15亿次;2020年,因为疫情的催化,TikTok 上半年的下载量高达6.26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TikTok的全球累积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月活跃用户数高达8亿。


    仅就美国而言,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美国市场第一季度的下载量高达1.65亿次,占其总下载量的8.2%。

    在投资人最看中的增速上,截止今年Q1,Twitter为3300万,Snapchat DAU为8800万,Facebook为1.95亿,而TikTok DAU超过5000万。此外,今年Q1TikTok在美国的DAU则接近去年同期的五倍。


    据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报告,2019年,TikTok在美国市场用户规模增长了97.5%,在不被美国封杀的情况下,2020年美国用户数量预计将达到4540万人,同比增长21.9%,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5200万。

    在营收上,据SensorTower统计,TikTok2019年全球营收达到1.769亿美元,是2018年全年营收的5倍。2020年6月份 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收入超过9070万美元,是2019年同期的8.3倍,高于YouTube、Facebook。


    而且,TikTok目前依然处于快速增长状态,字节管理层预期2021年营收将达到60亿美元,而字节跳动自设的2020年营收目标约为280亿美元。

    而现阶段投资人给出的500亿美元估值,相比TikTok的增长潜力,无疑是趁火打架。毕竟谁也不知道如果TikTok以现在的发展速度发展下去,未来会长出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徒劳的自救之路

    早在2019年,美国国会对TikTok平台上的用户数据安全提出质疑、并对Musical.ly收购案重新审查时,字节跳动就开启自救之路。

    当时TikTok 就宣布将存放TikTok用户数据的服务器与国内分割开,全部存放于海外,其中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


    而在今年3月,字节跳动已经停止使用中国的内容审查人员审查TikTok内容,并解散TikTok在国内的审核团队。TikTok 原计划2020年在洛杉矶总部开设透明度中心,对外展示公司运作和数据安全,后因疫情延期。

    此外,字节跳动还把TikTok 在公司组织架构、业务运营、员工等方面,主动与字节跳动进行切割。


    与此同时,张一鸣在人员上也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意在组建一支全球化的团队,积极完成国际化。

    今年5月,张一鸣挖来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全球CEO兼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还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出任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 Roland Cloutier 出任TikTok在首席信息安全官等。


    除此之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自特朗普于7月初宣称考虑在美国禁用TikTok开始,张一鸣更是四处奔走、多方斡旋。据悉,字节跳动签约了超过35名游说者,多半是来自美国国会知名议员团队的成员,过去三个月,他们与国会工作人员和立法者举行了50次会议。

    “我们正要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我有这个权力。我可以动用行政命令。”但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的这番话让张一鸣所做的一切努力付之一炬。


    两面派的扎克伯格

    TikTok被“封杀”,或许是扎克伯格乐于见到的。

    几天前,当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被议员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 只有扎克伯格回答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与此外扎克伯格营造的“中国好女婿”的人设截然相反,在此之前,他春节用中文拜年、摆拍包饺子擀皮、在天安门前晨跑、多次参加乌镇峰会……竭力展示着对中国友好的形象。

    新上任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在一份声明中直指了扎克伯格此番表态的原因:“Facebook假借爱国主义之名,目标是让我们从美国消失。”


    TikTok在全球市场迅速增长,首当其冲影响的正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有媒体评价道,TikTok每新增一位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产品的应用时长。

    不仅如此,Facebook所以来的广告收入也遭到TikTok的争夺。

    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据媒体报道,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为了阻击TikTok,小扎一直在行动。Facebook曾推出了界面和功能与TikTok相似度很高的短视频Lasso,此后,Facebook旗下Instagram又对标TikTok,开发新功能Clips,但这两款产品的效果并不显著。最新的消息是Instagram会在8月发表短视频功能“Reels”,再次与TikTok竞争。


    张一鸣梦断美国

    2018年3月,张一鸣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过一次对话时,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进军全球化的成功与否不仅关乎着字节跳动未来的增长空间、上市空间,也关乎着能否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


    而张一鸣对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布局已经筹备很久。今年,恰恰就是张一鸣口中的“第三年”。

    2019年3月,在字节跳动公司成立七周年年会上,张一鸣曾透露,2012年在创业起步的公寓里,内部就在开始讨论全球化,当时公司先有英文名“ByteDance”,之后才有中文名“字节跳动”,是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


    2014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一鸣曾说过,”我认为我们有机会成为手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门户,不仅在中国,也在国外”。

    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正式布局,始于2015年8月,随后,字节跳动在海外陆续推出了多款有影响力的产品,其中孵化出包括Topbuzz、TikTok,Lark、Topbuzz vidieo等在内的产品,还收购了先后收购了dailyhunt、Musical.ly等产品。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240个办公室和15个研发中心。

    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8周年之际,张一鸣更是宣布自己将退出国内业务的管理,担任字节跳动全球CEO,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专注全球化发展。

     

    TikTok的成功,如张一鸣所愿,让字节跳动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而TikTok海外受挫,恐怕让张一鸣及字节跳动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与此同时,将影响字节跳动的估值和上市进度。

    毕竟字节跳动的整体估值,曾国际化业务的快速发展而水涨船高,当海外市场受困后,估值也必将受到影响。

    但TikTok 最终的结果如何,这已经不是一家企业所能左右的问题。


    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抖音的“15分钟” 长视频的春天?

    教学案例 2019-08-26

    微博从140字到不限字数类似,短视频平台也在经历由短至长的阶段。8月24日,抖音宣布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这是继今年4月向用户全面开放1分钟视频拍摄权限后,抖音对视频时长的进一步调整。随着中国短视频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增长空间见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纷纷开始向长视频领域扩展,从而提高用户的留存时间,更好地为变现铺路,以掀起下一轮社交媒体热潮。

    微信截图_20190826001049

    短视频不再“短”

    在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经理支颖宣布,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丰富的内容载体,抖音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

    这已经不是抖音首次放开时长限制。初期,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抖音时长均为15秒,也没有任何限制和要求,若是拍摄长视频,也就是1分钟的时长,是有限制要求的,粉丝达到1000以上,超过1分钟的超长视频则要求达到10万以上的粉丝。

    今年3月,抖音对一些知识科普类内容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开放范围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包括抖音科普顾问团以及DOU知短视频科普大赛通过初选的参赛队伍;4月,抖音向用户全面开放了1分钟视频的拍摄权限。

    短视频加长似乎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上个月,有报道称,快手正在小范围内测长视频功能,时长限制在57秒以上,10分钟以内。目前该功能为测试功能,仅部分用户可以体验。在此之前,普通用户最长只能录制11秒-57秒的短视频。

    据支颖介绍,开放短视频时长是为了更好地为优质创作者提供扶持和帮助。

    内容同质化

    自诞生以来,由于时长短、内容紧凑、用户粘性高等特点,短视频备受用户的青睐。数据显示,到2019年4月,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其中抖音、快手、好看视频,占据短视频前三,引领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今年7月,抖音宣布DAU(日活跃用户数)突破3.2亿;今年5月,快手日活跃用户突破2亿。

    在TMT产业观察家吴纯勇看来,短视频的火爆,与4G时代的网络技术有脱不开的关系,受底层技术的限制,短视频刚好符合当时和当下受众的娱乐需求。今年5G将正式商用,基于移动端的通道会被打开,随着技术的成熟和费用的下降,短视频行业将迎来分水岭。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指出,短视频行业在经过爆发式增长后,今年开始渐渐趋于冷静,正在快速洗牌,此外,目前短视频App的内容形式同质化严重,用户增量空间见顶,如果平台不能利用现有的平台优势进行更多更好的运作,其商业价值就会呈现下滑态势,这还会影响到接下来的融资上市、行业整体运作及未来盈利能力兑现等问题。

    在抖音热门背景(BGM)音乐榜单中,有的BGM使用次数都在十万乃至百万量级。同样的BGM,相同的舞蹈姿势,如果再加上音乐版权的限制,留给用户进行原创短视频创造的空间其实已经很小。

    因此,变革就成为短视频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丁少将认为,放开时长限制,可以丰富平台内容,同时商业化也有更多空间。“短视频一再变‘长’,有助于提升内容质量,增加用户留存,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市场活力,扭转平台用户增速放缓的现状,为抖音、快手带来新的流量增长点。”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长视频破局

    在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预测,到2020年,国内短视频行业的总日活用户数将达到10亿。而这一预测,应该是建立在算上长视频的基础上的。

    吴纯勇强调,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关键在于会不会被大众所认可,只有被用户接受了,才能拿到资本方新的融资,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商业操作。

    但有评论认为,当下快节奏的生活并不适用于长视频,原来习惯刷短视频的用户未必会花15分钟的时间看一部微电影或者小短剧。对此,丁少将指出,未来短视频和长视频都会存在,前者适合碎片化时间消费,后者适合沉浸化时间消费。长视频在科普、教育、综艺娱乐、Vlog等内容领域,有更多优势。

    正如他所说,今年3月,抖音开放5分钟长视频权限,只针对知识类创作者。此次抖音发布的数据也显示,过去半年,抖音平台上成长最快的内容领域是文化教育领域。短短半年,文化教育领域1万粉丝以上的创作者数量,增长了330%。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等知识型创作者,都在抖音上收获了超过150万粉丝。

    “抖音和快手放开时长限制,其实也是想要蚕食视频网站的市场份额,短视频平台已经有一些这方面的基因,他们可以借鉴‘优爱腾’的经验。”吴纯勇说,其实抖音的兄弟产品西瓜视频,不光可以看大电影,还有自制的综艺节目,其商业变现模式与视频网站本质上是一样的。

    丁少将建议,在涉足长视频后,平台一方面需要有更多不同时长和形式的内容,最终成长为超级视频平台;在降低创作者创作门槛的同时,通过工具、技术、资本扶持更多优质内容提供者;另外,优化推荐算法,在社区化运营基础上注重社交沉淀。

    文章来源:艾瑞网


  • 2019年短视频行业现状及竞争格局,头条系远强于其他巨头

    教学案例 2019-08-12

    一、短视频行业概述

    短视频是产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介新形态,具有移动、轻量、碎片等特点。在国外,短视频应用的发展可追溯到2011年,2011年4月被誉为“短视频社交鼻祖”的Viddy正式发布,揭开了短视频发展的序幕,2013年,Vine和Instagram相继出现。紧随国外发展的进程,国内互联网企业也推出相关短视频应用,2011年8月新浪秒拍上线,2013年9月腾讯微视上线,2014年5月美拍上线,2015年,一些互联网企业和媒体大举进军短视频领域,移动短视频应用和用户出现井喷式增长。从应用市场来看,快手、西瓜视频、美拍、秒拍、抖音、小影、小咖秀、彩视、V电影、最右等短视频应用相继推出,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活跃用户日渐增多。

    如今短视频行业已经比较成熟,竞争格局相对稳定,从具体应用程序来看,主要有头条系的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抖音,新浪系的秒拍、小咖秀等。

    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

    短视频行业主要竞争者一览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相关报告: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短视频市场供需预测及投资战略研究咨询报告》

    二、短视频行业现状

    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现在,短视频产品凭借着碎片化、高传播、低门槛特性,且短视频作为新兴产品渗透率较低,我国短视频行业发展极快,2016年我国短视频用户为1.53亿人,2017年突破2亿人达到2.42亿人,到了2018年更是实现107%的增长达到5.01亿人。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短视频市场规模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水涨船高,从2016年的19.6亿元增长2018年的116.9亿元。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

    2016-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统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三、短视频行业竞争格局

    目前国内主要的短视频APP有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从用户规模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50541万人的月活跃用户排名第一,快手月活跃用户33527万人屈居第二,西瓜视频排名第三月活跃用户16908万人。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月活用户规模TOP10(万人)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从启动次数和使用时长来看,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均包揽前三。从启动次数来看,2019年6月抖音以日均7.17亿次启动次数排名第一,西瓜视频、快手分别以日均6.3亿次和5.29亿次紧随其后。从使用时长来看,2019年6月西瓜视频以日均9115万小时排名第一,快手、抖音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7216万小时和7117万小时。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启动次数TOP10(亿次)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

    2019年6月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TOP10(万小时)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四、短视频行业发展中的问题

    1、创作水平较低

    目前,短视频常见的内容类型融合了技能分享、幽默搞怪、时尚潮流、社会热点、街头采访、公益教育、广告创意、商业定制等主题。通过对“秒拍”上高转发微视频的研究发现,生活类、搞笑类和娱乐类微视频占据了高转发微视频的前三位。从内容质量来看,存在题材雷同、制作粗糙等问题,虽然在短视频发展的早期,这些内容丰富了平台的内容,但随着短视频平台流量优势已成为红海的时候,低水平重复的内容已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和渴望,缺乏高质量的原创内容成为短视频平台未来发展的瓶颈。

    2、版权保护缺失

    目前,在视频行业当中,版权保护意识不足,版权维权成本高、时间长等问题依然存在,未经授权使用、盗用、恶意打马赛克、遮挡、裁剪、掐头去尾二次剪辑的情况非常普遍。随着内容行业的发展,版权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整个短视频行业的痛点,一方面由于行业的迅速发展,短视频需求大,而由于原创短视频成本高,许多短视频创作者往往会通过未经授权转载、重新剪辑等方式进行二次创作,侵害了原作者的权益;另一方面,在海量的短视频中,当创作者需要使用某一个或某个素材时,很多时候无法找到原创作者,而等到作品发布引起广泛传播后就会引来很多的问题。当渠道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的时候,原创内容成为各大平台追逐的对象,如何保护原创视频作者的版权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文章来源:华经情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