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技术赋能阿里知产保护模式获国家知识产权局推广

    热点聚焦 2020-12-29
    “2020年是电子商务对知识产权强化保护并深入探索的一年。”12月28 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简称“国知局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下称《报告》)。            图说:12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媒体发布会,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报告》在研究阿里巴巴等主流电商平台案例后,指出政企合作、平台自治、权利人合作、消费者等多元社会主体协同的社会共治模式,在知识产权领域发挥重要作用。其中,由阿里通过实践总结提出的“技术赋能+多元共治”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成效显著,值得推广。这也是继2019年,国知局研究中心首次发布年度报告,提出法治护航、平台自治、社会共治、智慧之治的“四治”理念后,再次聚焦并高度评价企业实践经验。社会共治“中国经验”成全球共识上述《报告》指出,在社会共治方面,各平台企业切实履行平台义务,细化平台内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各大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权利人入驻数量不断增长。其中,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平台设置更严格的商家入驻审核机制,从身份、资质两方面入手对商家进行审核,对依法需要取得相关许可的店铺和商品,采取“人工必审”制度,96%的知识产权投诉在24小时内即被处理。再以今年疫情期间的事件为例,中国政府和电商平台等通过开展疫情期间的专项知识产权保护行动,多管齐下、社会共治,发挥了促发展、保民生的重要支撑作用。其中,阿里在2月初就对平台内涉防疫类违规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发布“最严口罩禁令”,对问题口罩和违规卖家“零容忍”,对涉嫌假冒伪劣、哄抬物价、虚假宣传等违规问题的商品和店铺,“发现一家、处理一家,让疫情期间的作恶者倾家荡产。”《报告》强调,社会共治的“中国经验”也在逐步成为全球共识。多年来,中国电商企业长期协助警方办理跨国打假案件,2019年初,美国服装和鞋履协会(AAFA)公布的旨在褒扬全球范围内在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等问题作出关键贡献的企业和个人的奖项,阿里位列其中。技术赋能带来知产保护新局面除了社会共治,作为“四治”理念之一的智慧之治也取得重要进展。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指出,阿里“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大脑”在国内外斩获“2020创新研发奖”、“质量之光年度事件”等多项大奖,其累积的打假图片样本量就超过137亿张,系统样本数据总量相当于 186个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量。“平台还配套推出‘视频版权保护计划’,以打假技术为依托,联合电影公司、发行方等社会各界力量,用‘技术赋能+多元共治’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防控和打击盗版视频。”韩秀成说。除了上述举措,阿里还将图片算法、云计算等技术运用到知识产权保护当中。其中,“电子存证”、“商品首发”、“原创备案”、“投诉维权”、“IP 商业化”等 5 个角度组成的原创保护平台作为典型代表,其保护范围已从设计手稿、图片扩大到了短视频领域。值得注意的是,为从根源上解决电商平台的“盗图”问题,今年12月,阿里推出全国首款AI虚拟模特——塔玑,由阿里巴巴自主研发,用于给服饰商家提供模特静态图、短视频、直播解决方案,为商家减负、降低盗图风险,用创新技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创造。此外,该报告还对保护标准、跨境电商这两个重点问题开展深入研究。11月,国内首个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的推荐性国家标准《电商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正式出台,确立电商领域知识产权保护最佳实践。
  • 蚂蚁集团为什么不去美股上市?

    热点聚焦 2020-09-02
    可能创造最大规模IPO记录的蚂蚁集团在上市路上跑得飞快。8月30 日,蚂蚁集团在上交所科创板“项目动态”中显示的审核状态变为“已问询”,据受理日期仅过了5天。从7月20日官宣要上市起,蚂蚁集团就受到中外市场的一致关注,不仅因为蚂蚁是体量巨大的优质公司,还因为与之前金融科技公司选择在美股或其他发达国家市场上市不同,这次IPO主体在中国大陆。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和此前管理层的发言看,其更愿意被看作一家科技公司而非金融公司。过去20年,美股市场几乎是中国科技或互联网巨头上市的不二之选,为什么这次蚂蚁没有沿着之前的路径走?结合现在国内外的政策和市场形势,主要有估值和政策两方面原因。估值困境蚂蚁集团放弃美股市场的第一个原因,就是美股市场不能给出合理估值。虽然1980年美国华尔街就开始使用“金融科技”(Fintech)这一名词,并且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银行等领域走在前面,但是在移动互联来临之时,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无疑已经处于领先地位。毕马威发布的《2019 Fintech 100》榜单前十名中有三家中国公司,且蚂蚁金服(蚂蚁集团钱身)蝉联第一。2019年前十名中仅有两家美国公司,比2018年时减少一家。在毕马威2019排行中,排名第一的美国Fintech公司Compass是美国房产经纪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核心业务是提供自研交易平台及交易解决方案等,与蚂蚁集团的业务范围完全不同。连续两年位于福布斯美国金融科技公司排行榜榜首的Stripe目前估值为350亿美元,其业务构成相对复杂,但其自我定位仍然停留在“网络支付基础设施”,而网络支付仅仅是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的功能之一。复杂的业务构成,使得国外投资者正确评估蚂蚁的价值变得非常困难。即使是外媒专业金融评论员,对蚂蚁集团的定义也不尽相同,有人认为蚂蚁集团是中国的PayPal,彭博的评论员则认为相较于PayPal,蚂蚁集团更像万事达。“也许蚂蚁集团两方都像,也许两方都不像。在其公布更多细节之前,我们无法对其进行准确估值。”彭博评论员在文章的结尾这样总结。还有人认为,“这家公司是Stripe、PayPal、Apple Pay、Venmo、FICO以及任何其他美国提供借款、存款和保险产品金融科技公司的终极混合体。”国内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的市场占有率、场景覆盖率和盈利能力都有所了解,即使每个人心中对其定位不同,也都能承认其价值。而国外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知之甚少,在他们心中蚂蚁集团究竟是“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对蚂蚁的估值至关重要。连蚂蚁集团在金融方面的业务都很难跟国外投资人说明白,更遑论其在大数据、AI、IoT等科技方面的发展及与本地生活联动能释放的巨大能量。因此,美股市场无论是一级投资者还是二级投资者,对蚂蚁估值的分歧极大。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等给出50倍以上的估值,而另外一些投行或券商则对标传统银行,仅给出5-8倍估值。一边是A股投资人的热切期待和认可,另一边是美股投资人因找不到对标的美国企业而无法很好的理解公司业务,蚂蚁集团选择A股上市才是上策。政策影响今年说起中国公司为何放弃在美股上市,人们首先想到的几乎都是瑞幸事件对中概股带来的恶劣影响。不过,现在对蚂蚁集团有影响的不止是美股的政策和对中概股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有我国政策的影响。美股市场对中概股企业出手频繁,《外商投资法案》、《关于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等监管文件和报告的出台,加上PCAOB重提审计底稿问题,中概股处在寒冬,各大公司纷纷回港上市。最近一个多月,美国政府又先后宣布禁用TikTok和微信,并将中国几十家科技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国技术实行进一步封锁。蚂蚁集团现在强调自身的科技属性,此时出海上市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科创板自去年推出以来表现良好,无论上市审核流程的效率还是上市后企业获得的估值,都让市场振奋。在蚂蚁之前,科创板最受瞩目的IPO公司之一中芯国际从申请被受理到最终注册生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缩短至与美股审核时间接近。参考蚂蚁集团目前的上市进度和中芯国际的先例,蚂蚁极有可能在9月即通过注册,成功上市。上市条件的放松和效率的提升、去年来国家对科技企业发展的鼓励和重视,也是蚂蚁集团等科技企业放弃美股上市的原因之一。另外,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其中限制出口部分的第十八条“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包括语音识别技术,麦克风阵列技术,语音唤醒技术,交互理解技术等)”和第二十一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虽然被视作是针对TikTok被收购一事,但其影响范围也波及到了用户对支付宝的日常使用。即使没有上述公告的修改,蚂蚁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掌握的金融数据等信息都涉及国家金融安全。选择境内上市可以避免外国政府借对上市公司监管之名,行危害我国金融安全之实。中国的胜利新加坡咨询公司RE Lee Capital的投资总监Bao Vu在接受BBC采访时称,蚂蚁集团选择A+H股上市对中国的金融服务业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这次上市地点的选择是中国交易所实现与美国交易所并驾齐驱的野心的重要一步。如果这次上市成功,(蚂蚁集团)将为其他科技公司在美国之外上市开辟道路。实际上,中国市场是目前唯一可能真正替代美国市场的。”美国对世界金融的把控是其作为世界霸主的重要保障,而纳斯达克和纽约两大证券交易所是实现该保障的主要组成力量。因为这两大交易所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世界各国的龙头公司都奔赴美股上市。这不仅让美国有了正当的窥探他国公司秘密信息的权力,也增强了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地位。如果蚂蚁集团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企业成功实现A+H上市,则证明中国市场有能力接纳、也有能力培养这样一个拥有最先进科技的巨无霸公司。此外,内地市场和港股市场能够有效联动,既能让中国人民享受到中国企业发展的红利,又能吸引外资进入。这次上市对于展现中国近几年金融改革成果,奠定中国证券市场吸引外国公司的基础,逐步实现中国在科技方面的领导地位、金融方面的超越,从而掌握更多国际话语权有重要意义。谁能想到一只“小蚂蚁”真的即将撼动世界格局?文章来源:艾瑞网
  • 马化腾、蔡崇信、黄峥…大佬们为何都在减持?

    热点聚焦 2020-07-15
    今年以来,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等互联网龙头股价频频创新高,但其创始人却接连减持。最新公开资料显示,从去年11月26日港股上市到今年7月2日期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减少超2.3386亿股,持股比例首次降至不足5%。按照上述区间平均股价及汇率估算,马云这波套现约达430亿元人民币。不仅马云,其他互联网巨头高管也在持续减持自家股票。此前,腾讯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也多次公告减持腾讯股票,涉及资金近70亿元;拼多多黄峥更是直接将价值1000亿的股权“送”出去,做慈善和激励管理层。马云减持2.3386亿股阿里巴巴另一创始人蔡崇信也减持0.64亿股阿里巴巴集团日前公布最新财年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2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股阿里集团比例首次降到5%以下,马云持股降至4.8%,Wind大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6日,即阿里港股IPO上市时,马云还持股阿里集团比例为6%,持股数为12.77亿股;2020年7月2日,持股数降至10.43亿股。因此在过去7个月中,马云累计减持了2.34亿股,持股比例下降1.2%。马云具体减持日期和价格并未披露,不过我们可以简单按照阿里巴巴港股上市以来股票均价及汇率估算,得出马云此波减持累计套现资金约达430亿元人民币。港股上市以来,阿里巴巴股价上涨45%,其中今年以来涨幅为23.26%。美股股价涨幅也为23%,保持同步。不仅仅是马云,阿里巴巴另外一个创始人蔡崇信也在期间进行减持。蔡崇信持股数从4.11亿股降至3.47亿股,减持0.64亿股,持股比例从2%降至1.6%。按照上述同样方法估算,蔡崇信在此期间减持套现约达120亿元人民币。2019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实现在港交所实现二次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中首家同时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企业。阿里巴巴此次在香港发行价为176港元,募资净额为875.57亿港元;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后,阿里巴巴获得额外募集资金净额约131.66亿港元。而资料显示,软银的持股数期间没有进行改变,但持股比例从25.2%微幅下降到24.9%,仍为阿里巴巴最大股东 。马云在过去一年中身份发生了重大变化,去年教师节马云卸任阿里集团董事长后,并在今年6月卸任日本软银公司董事,但马云现在还是阿里集团董事。按照马云规划,他主要精力将用在慈善事业,并要重新做回老师。蒋凡已不在合伙人之列另外,曾是阿里最年轻的合伙人——蒋凡,已不在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列表中。但蒋凡仍然是天猫和淘宝总裁。此前,受绯闻影响,阿里巴巴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而取消其阿里巴巴合伙人身份。马化腾、刘炽平也在减持涉资近70亿港元不仅仅是马云,马化腾也在持续套现,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减持50万股腾讯公司股票。按照腾讯当时516港元左右的股价计算,马化腾大约套现2.5亿港元。今年以来,马化腾已经多次减持腾讯股票,累计涉资超60亿港元。从6月9日至12日,马化腾连续4个交易日减持腾讯共964.78万股,平均减持价格在433.4港元/股至450.27港元/股之间,涉资约42.699亿港元。马化腾于今年1月14日至17日期间,也卖出500万股股份,涉资近20亿港元,这是马化腾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减持腾讯股票。近期,腾讯总裁刘炽平近期也在减持。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共减持50万股,平均价格分别为497.9港元和522.8港元,合计套现2.54亿港元,持股比例下降至0.57%。今年以来,刘炽平的减持涉资超9亿港元。今年5月29日及6月1日再度减持腾讯股票,两个交易日共计减持60万股,涉资约2.472亿港元。今年1月初和4月初,刘炽平分别减持腾讯控股50万股及60万股,涉资1.92亿港元及2.27亿港元。而高管的减持并未对腾讯的股价产生较大影响。近期,在高管的轮番减持下,腾讯股价依然突飞猛进。黄峥也“减持”1000亿7月1日,在拼多多上市即将满两周年之际,黄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从7月1日起,黄峥将不再担任公司CEO,职位由公司联合创始人、CTO陈磊接任。同时,黄峥将和创始团队一起,拿出约占公司总股数10.11%的股份,用来成立慈善基金,以及激励公司未来的管理层。据最新披露的SEC文件显示,黄峥控制的拼多多股份比例从2020年4月的43.3%降至最新的29.4%。也就是说,黄峥持股比例下降了13.9%,按照当时拼多多市值1028亿美元计算,其身家消失了143亿美元(约1009.5亿元人民币)。除去上述慈善基金和激励管理层的股份,黄峥减少名下持股的其余部分(约1.8亿股,价值约38亿美元)。拼多多今年股价走势:依旧是中国最富有的三个人福布斯富豪榜实时数据显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最新身价为6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27亿元,稳坐中国首富;马云最新身价为489亿美元(3423亿元人民币),位居国内富豪榜第二。放弃价值1000亿股份的黄峥,目前身家仍有308亿美元,约合2115亿元人民币,位居第五。大佬集中减持,究竟所为何故?如果是一两万大佬减持股份,那么可能更多是个人行为或者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多位大佬在相同的时间段内集中减持股份,则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事情,这里面可能在传递某种信号,我们不得不加以揣摩。对于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估计可能跟马云退休以及阿里巴巴公司内部的代际交接有关。因为阿里巴巴公司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不同,他们更像一个“公共组织”,所以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可能跟退休和权力交接有关。关于马化腾的减持,小马哥自己对外回应称,一切都是自身都财务安排。而刘炽平则未对自己的减持行为做出公开回应,不过估计应该是跟马化腾相类似,因为近来腾讯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动和调整。而对于黄峥的减持,由于并非是套现,而是将大部分划转给高官团队用于激励,所以应该更多属于公司内部的调整行为。因为拼多多由于崛起太快,股权还没有怎么被投资机构稀释,所以造成黄峥个人持股比例“一家独大”的局面,其股权结构有点类似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但是由于拼多多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也是一家平台型的公司,所以拼多多要想走得更远的话,势必需要向腾讯、阿里、华为、万科学习,把股份分给高官团队和资深员工。文章来源:艾瑞网
  • 央视新闻联播谈A股大涨原因:专家认为疫情防控出色是最大动能

    热点聚焦 2020-07-07
    近日,A股大涨。牛市真的来了吗?7月6日,《新闻联播》用时1分12秒报道A股,介绍沪指涨近6%创2年半新高,两市成交量逾1.5万亿。截至6日收盘,上证指数上涨5.71%,报收3332.88点;深证成指涨4.09%,报收12941.72点;创业板指涨2.72%,报收2529.49点。专家认为,中国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与防控成绩是经济复苏和股市上涨的最大动能。据此前消息,市场情绪火爆,对各家券商的交易系统也是一项考验。部分券商APP交易出现无法登录、后台系统繁忙、卡顿、堵单等情况。根据投资者反映,出现上述状况的券商包括招商证券、国泰君安、安信证券、同花顺、东吴证券等等。此外,“牛市”这一词汇7月5日微信指数已经飙升至近920万,而在6月6日,这一数据仅为33万。也就是说,一个月以来,微信指数飙升了20多倍。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技术赋能阿里知产保护模式获国家知识产权局推广

    数据报告 2020-12-29

    “2020年是电子商务对知识产权强化保护并深入探索的一年。”12月28 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简称“国知局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下称《报告》)。            

    图说:12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媒体发布会,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

    《报告》在研究阿里巴巴等主流电商平台案例后,指出政企合作、平台自治、权利人合作、消费者等多元社会主体协同的社会共治模式,在知识产权领域发挥重要作用。其中,由阿里通过实践总结提出的“技术赋能+多元共治”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成效显著,值得推广。

    这也是继2019年,国知局研究中心首次发布年度报告,提出法治护航、平台自治、社会共治、智慧之治的“四治”理念后,再次聚焦并高度评价企业实践经验。

    社会共治“中国经验”成全球共识

    上述《报告》指出,在社会共治方面,各平台企业切实履行平台义务,细化平台内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各大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权利人入驻数量不断增长。其中,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平台设置更严格的商家入驻审核机制,从身份、资质两方面入手对商家进行审核,对依法需要取得相关许可的店铺和商品,采取“人工必审”制度,96%的知识产权投诉在24小时内即被处理。

    再以今年疫情期间的事件为例,中国政府和电商平台等通过开展疫情期间的专项知识产权保护行动,多管齐下、社会共治,发挥了促发展、保民生的重要支撑作用。

    其中,阿里在2月初就对平台内涉防疫类违规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发布“最严口罩禁令”,对问题口罩和违规卖家“零容忍”,对涉嫌假冒伪劣、哄抬物价、虚假宣传等违规问题的商品和店铺,“发现一家、处理一家,让疫情期间的作恶者倾家荡产。”

    《报告》强调,社会共治的“中国经验”也在逐步成为全球共识。多年来,中国电商企业长期协助警方办理跨国打假案件,2019年初,美国服装和鞋履协会(AAFA)公布的旨在褒扬全球范围内在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等问题作出关键贡献的企业和个人的奖项,阿里位列其中。

    技术赋能带来知产保护新局面

    除了社会共治,作为“四治”理念之一的智慧之治也取得重要进展。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指出,阿里“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大脑”在国内外斩获“2020创新研发奖”、“质量之光年度事件”等多项大奖,其累积的打假图片样本量就超过137亿张,系统样本数据总量相当于 186个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量。

    “平台还配套推出‘视频版权保护计划’,以打假技术为依托,联合电影公司、发行方等社会各界力量,用‘技术赋能+多元共治’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防控和打击盗版视频。”韩秀成说。

    除了上述举措,阿里还将图片算法、云计算等技术运用到知识产权保护当中。其中,“电子存证”、“商品首发”、“原创备案”、“投诉维权”、“IP 商业化”等 5 个角度组成的原创保护平台作为典型代表,其保护范围已从设计手稿、图片扩大到了短视频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为从根源上解决电商平台的“盗图”问题,今年12月,阿里推出全国首款AI虚拟模特——塔玑,由阿里巴巴自主研发,用于给服饰商家提供模特静态图、短视频、直播解决方案,为商家减负、降低盗图风险,用创新技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创造。

    此外,该报告还对保护标准、跨境电商这两个重点问题开展深入研究。11月,国内首个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的推荐性国家标准《电商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正式出台,确立电商领域知识产权保护最佳实践。

  • 蚂蚁集团为什么不去美股上市?

    数据报告 2020-09-02

    可能创造最大规模IPO记录的蚂蚁集团在上市路上跑得飞快。

    8月30 日,蚂蚁集团在上交所科创板“项目动态”中显示的审核状态变为“已问询”,据受理日期仅过了5天。



    从7月20日官宣要上市起,蚂蚁集团就受到中外市场的一致关注,不仅因为蚂蚁是体量巨大的优质公司,还因为与之前金融科技公司选择在美股或其他发达国家市场上市不同,这次IPO主体在中国大陆。

    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和此前管理层的发言看,其更愿意被看作一家科技公司而非金融公司。

    过去20年,美股市场几乎是中国科技或互联网巨头上市的不二之选,为什么这次蚂蚁没有沿着之前的路径走?

    结合现在国内外的政策和市场形势,主要有估值和政策两方面原因。


    估值困境

    蚂蚁集团放弃美股市场的第一个原因,就是美股市场不能给出合理估值。

    虽然1980年美国华尔街就开始使用“金融科技”(Fintech)这一名词,并且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银行等领域走在前面,但是在移动互联来临之时,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无疑已经处于领先地位。

    毕马威发布的《2019 Fintech 100》榜单前十名中有三家中国公司,且蚂蚁金服(蚂蚁集团钱身)蝉联第一。2019年前十名中仅有两家美国公司,比2018年时减少一家。



    在毕马威2019排行中,排名第一的美国Fintech公司Compass是美国房产经纪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核心业务是提供自研交易平台及交易解决方案等,与蚂蚁集团的业务范围完全不同。

    连续两年位于福布斯美国金融科技公司排行榜榜首的Stripe目前估值为350亿美元,其业务构成相对复杂,但其自我定位仍然停留在“网络支付基础设施”,而网络支付仅仅是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的功能之一。



    复杂的业务构成,使得国外投资者正确评估蚂蚁的价值变得非常困难。即使是外媒专业金融评论员,对蚂蚁集团的定义也不尽相同,有人认为蚂蚁集团是中国的PayPal,彭博的评论员则认为相较于PayPal,蚂蚁集团更像万事达。



    “也许蚂蚁集团两方都像,也许两方都不像。在其公布更多细节之前,我们无法对其进行准确估值。”彭博评论员在文章的结尾这样总结。

    还有人认为,“这家公司是Stripe、PayPal、Apple Pay、Venmo、FICO以及任何其他美国提供借款、存款和保险产品金融科技公司的终极混合体。”


    国内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的市场占有率、场景覆盖率和盈利能力都有所了解,即使每个人心中对其定位不同,也都能承认其价值。

    而国外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知之甚少,在他们心中蚂蚁集团究竟是“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对蚂蚁的估值至关重要。连蚂蚁集团在金融方面的业务都很难跟国外投资人说明白,更遑论其在大数据、AI、IoT等科技方面的发展及与本地生活联动能释放的巨大能量。

    因此,美股市场无论是一级投资者还是二级投资者,对蚂蚁估值的分歧极大。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等给出50倍以上的估值,而另外一些投行或券商则对标传统银行,仅给出5-8倍估值。

    一边是A股投资人的热切期待和认可,另一边是美股投资人因找不到对标的美国企业而无法很好的理解公司业务,蚂蚁集团选择A股上市才是上策。


    政策影响

    今年说起中国公司为何放弃在美股上市,人们首先想到的几乎都是瑞幸事件对中概股带来的恶劣影响。不过,现在对蚂蚁集团有影响的不止是美股的政策和对中概股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有我国政策的影响。

    美股市场对中概股企业出手频繁,《外商投资法案》、《关于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等监管文件和报告的出台,加上PCAOB重提审计底稿问题,中概股处在寒冬,各大公司纷纷回港上市。


    最近一个多月,美国政府又先后宣布禁用TikTok和微信,并将中国几十家科技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国技术实行进一步封锁。蚂蚁集团现在强调自身的科技属性,此时出海上市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科创板自去年推出以来表现良好,无论上市审核流程的效率还是上市后企业获得的估值,都让市场振奋。

    在蚂蚁之前,科创板最受瞩目的IPO公司之一中芯国际从申请被受理到最终注册生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缩短至与美股审核时间接近。参考蚂蚁集团目前的上市进度和中芯国际的先例,蚂蚁极有可能在9月即通过注册,成功上市。



    上市条件的放松和效率的提升、去年来国家对科技企业发展的鼓励和重视,也是蚂蚁集团等科技企业放弃美股上市的原因之一。

    另外,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其中限制出口部分的第十八条“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包括语音识别技术,麦克风阵列技术,语音唤醒技术,交互理解技术等)”和第二十一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虽然被视作是针对TikTok被收购一事,但其影响范围也波及到了用户对支付宝的日常使用。


    即使没有上述公告的修改,蚂蚁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掌握的金融数据等信息都涉及国家金融安全。选择境内上市可以避免外国政府借对上市公司监管之名,行危害我国金融安全之实。


    中国的胜利

    新加坡咨询公司RE Lee Capital的投资总监Bao Vu在接受BBC采访时称,蚂蚁集团选择A+H股上市对中国的金融服务业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这次上市地点的选择是中国交易所实现与美国交易所并驾齐驱的野心的重要一步。如果这次上市成功,(蚂蚁集团)将为其他科技公司在美国之外上市开辟道路。实际上,中国市场是目前唯一可能真正替代美国市场的。”


    美国对世界金融的把控是其作为世界霸主的重要保障,而纳斯达克和纽约两大证券交易所是实现该保障的主要组成力量。因为这两大交易所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世界各国的龙头公司都奔赴美股上市。这不仅让美国有了正当的窥探他国公司秘密信息的权力,也增强了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地位。


    如果蚂蚁集团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企业成功实现A+H上市,则证明中国市场有能力接纳、也有能力培养这样一个拥有最先进科技的巨无霸公司。此外,内地市场和港股市场能够有效联动,既能让中国人民享受到中国企业发展的红利,又能吸引外资进入。

    这次上市对于展现中国近几年金融改革成果,奠定中国证券市场吸引外国公司的基础,逐步实现中国在科技方面的领导地位、金融方面的超越,从而掌握更多国际话语权有重要意义。


    谁能想到一只“小蚂蚁”真的即将撼动世界格局?


    文章来源:艾瑞网

  • 马化腾、蔡崇信、黄峥…大佬们为何都在减持?

    数据报告 2020-07-15

    今年以来,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等互联网龙头股价频频创新高,但其创始人却接连减持。最新公开资料显示,从去年11月26日港股上市到今年7月2日期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减少超2.3386亿股,持股比例首次降至不足5%。按照上述区间平均股价及汇率估算,马云这波套现约达430亿元人民币。

    不仅马云,其他互联网巨头高管也在持续减持自家股票。此前,腾讯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也多次公告减持腾讯股票,涉及资金近70亿元;拼多多黄峥更是直接将价值1000亿的股权“送”出去,做慈善和激励管理层。

    马云减持2.3386亿股阿里巴巴


    另一创始人蔡崇信也减持0.64亿股

    阿里巴巴集团日前公布最新财年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2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股阿里集团比例首次降到5%以下,马云持股降至4.8%,Wind大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6日,即阿里港股IPO上市时,马云还持股阿里集团比例为6%,持股数为12.77亿股;2020年7月2日,持股数降至10.43亿股。因此在过去7个月中,马云累计减持了2.34亿股,持股比例下降1.2%。



    马云具体减持日期和价格并未披露,不过我们可以简单按照阿里巴巴港股上市以来股票均价及汇率估算,得出马云此波减持累计套现资金约达430亿元人民币。港股上市以来,阿里巴巴股价上涨45%,其中今年以来涨幅为23.26%。美股股价涨幅也为23%,保持同步。



    不仅仅是马云,阿里巴巴另外一个创始人蔡崇信也在期间进行减持。蔡崇信持股数从4.11亿股降至3.47亿股,减持0.64亿股,持股比例从2%降至1.6%。按照上述同样方法估算,蔡崇信在此期间减持套现约达120亿元人民币。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实现在港交所实现二次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中首家同时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企业。阿里巴巴此次在香港发行价为176港元,募资净额为875.57亿港元;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后,阿里巴巴获得额外募集资金净额约131.66亿港元。

    而资料显示,软银的持股数期间没有进行改变,但持股比例从25.2%微幅下降到24.9%,仍为阿里巴巴最大股东 。

    马云在过去一年中身份发生了重大变化,去年教师节马云卸任阿里集团董事长后,并在今年6月卸任日本软银公司董事,但马云现在还是阿里集团董事。按照马云规划,他主要精力将用在慈善事业,并要重新做回老师。


    蒋凡已不在合伙人之列

    另外,曾是阿里最年轻的合伙人——蒋凡,已不在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列表中。但蒋凡仍然是天猫和淘宝总裁。此前,受绯闻影响,阿里巴巴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而取消其阿里巴巴合伙人身份。



    马化腾、刘炽平也在减持

    涉资近70亿港元

    不仅仅是马云,马化腾也在持续套现,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减持50万股腾讯公司股票。按照腾讯当时516港元左右的股价计算,马化腾大约套现2.5亿港元。

    今年以来,马化腾已经多次减持腾讯股票,累计涉资超60亿港元。从6月9日至12日,马化腾连续4个交易日减持腾讯共964.78万股,平均减持价格在433.4港元/股至450.27港元/股之间,涉资约42.699亿港元。马化腾于今年1月14日至17日期间,也卖出500万股股份,涉资近20亿港元,这是马化腾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减持腾讯股票。


    近期,腾讯总裁刘炽平近期也在减持。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共减持50万股,平均价格分别为497.9港元和522.8港元,合计套现2.54亿港元,持股比例下降至0.57%。

    今年以来,刘炽平的减持涉资超9亿港元。今年5月29日及6月1日再度减持腾讯股票,两个交易日共计减持60万股,涉资约2.472亿港元。今年1月初和4月初,刘炽平分别减持腾讯控股50万股及60万股,涉资1.92亿港元及2.27亿港元。

    而高管的减持并未对腾讯的股价产生较大影响。近期,在高管的轮番减持下,腾讯股价依然突飞猛进。



    黄峥也“减持”1000亿

    7月1日,在拼多多上市即将满两周年之际,黄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从7月1日起,黄峥将不再担任公司CEO,职位由公司联合创始人、CTO陈磊接任。

    同时,黄峥将和创始团队一起,拿出约占公司总股数10.11%的股份,用来成立慈善基金,以及激励公司未来的管理层。


    据最新披露的SEC文件显示,黄峥控制的拼多多股份比例从2020年4月的43.3%降至最新的29.4%。也就是说,黄峥持股比例下降了13.9%,按照当时拼多多市值1028亿美元计算,其身家消失了143亿美元(约1009.5亿元人民币)。

    除去上述慈善基金和激励管理层的股份,黄峥减少名下持股的其余部分(约1.8亿股,价值约38亿美元)。

    拼多多今年股价走势:



    依旧是中国最富有的三个人

    福布斯富豪榜实时数据显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最新身价为6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27亿元,稳坐中国首富;

    马云最新身价为489亿美元(3423亿元人民币),位居国内富豪榜第二。

    放弃价值1000亿股份的黄峥,目前身家仍有308亿美元,约合2115亿元人民币,位居第五。



    大佬集中减持,究竟所为何故?

    如果是一两万大佬减持股份,那么可能更多是个人行为或者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多位大佬在相同的时间段内集中减持股份,则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事情,这里面可能在传递某种信号,我们不得不加以揣摩。


    对于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估计可能跟马云退休以及阿里巴巴公司内部的代际交接有关。因为阿里巴巴公司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不同,他们更像一个“公共组织”,所以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可能跟退休和权力交接有关。
    关于马化腾的减持,小马哥自己对外回应称,一切都是自身都财务安排。
    而刘炽平则未对自己的减持行为做出公开回应,不过估计应该是跟马化腾相类似,因为近来腾讯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动和调整。


    而对于黄峥的减持,由于并非是套现,而是将大部分划转给高官团队用于激励,所以应该更多属于公司内部的调整行为。
    因为拼多多由于崛起太快,股权还没有怎么被投资机构稀释,所以造成黄峥个人持股比例“一家独大”的局面,其股权结构有点类似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但是由于拼多多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也是一家平台型的公司,所以拼多多要想走得更远的话,势必需要向腾讯、阿里、华为、万科学习,把股份分给高官团队和资深员工。


    文章来源:艾瑞网

  • 央视新闻联播谈A股大涨原因:专家认为疫情防控出色是最大动能

    数据报告 2020-07-07

    近日,A股大涨。牛市真的来了吗?7月6日,《新闻联播》用时1分12秒报道A股,介绍沪指涨近6%创2年半新高,两市成交量逾1.5万亿。截至6日收盘,上证指数上涨5.71%,报收3332.88点;深证成指涨4.09%,报收12941.72点;创业板指涨2.72%,报收2529.49点。



    专家认为,中国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与防控成绩是经济复苏和股市上涨的最大动能。

    据此前消息,市场情绪火爆,对各家券商的交易系统也是一项考验。部分券商APP交易出现无法登录、后台系统繁忙、卡顿、堵单等情况。


    根据投资者反映,出现上述状况的券商包括招商证券、国泰君安、安信证券、同花顺、东吴证券等等。

    此外,“牛市”这一词汇7月5日微信指数已经飙升至近920万,而在6月6日,这一数据仅为33万。也就是说,一个月以来,微信指数飙升了20多倍。


    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技术赋能阿里知产保护模式获国家知识产权局推广

    政策法规 2020-12-29

    “2020年是电子商务对知识产权强化保护并深入探索的一年。”12月28 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简称“国知局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下称《报告》)。            

    图说:12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媒体发布会,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

    《报告》在研究阿里巴巴等主流电商平台案例后,指出政企合作、平台自治、权利人合作、消费者等多元社会主体协同的社会共治模式,在知识产权领域发挥重要作用。其中,由阿里通过实践总结提出的“技术赋能+多元共治”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成效显著,值得推广。

    这也是继2019年,国知局研究中心首次发布年度报告,提出法治护航、平台自治、社会共治、智慧之治的“四治”理念后,再次聚焦并高度评价企业实践经验。

    社会共治“中国经验”成全球共识

    上述《报告》指出,在社会共治方面,各平台企业切实履行平台义务,细化平台内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各大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权利人入驻数量不断增长。其中,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平台设置更严格的商家入驻审核机制,从身份、资质两方面入手对商家进行审核,对依法需要取得相关许可的店铺和商品,采取“人工必审”制度,96%的知识产权投诉在24小时内即被处理。

    再以今年疫情期间的事件为例,中国政府和电商平台等通过开展疫情期间的专项知识产权保护行动,多管齐下、社会共治,发挥了促发展、保民生的重要支撑作用。

    其中,阿里在2月初就对平台内涉防疫类违规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发布“最严口罩禁令”,对问题口罩和违规卖家“零容忍”,对涉嫌假冒伪劣、哄抬物价、虚假宣传等违规问题的商品和店铺,“发现一家、处理一家,让疫情期间的作恶者倾家荡产。”

    《报告》强调,社会共治的“中国经验”也在逐步成为全球共识。多年来,中国电商企业长期协助警方办理跨国打假案件,2019年初,美国服装和鞋履协会(AAFA)公布的旨在褒扬全球范围内在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等问题作出关键贡献的企业和个人的奖项,阿里位列其中。

    技术赋能带来知产保护新局面

    除了社会共治,作为“四治”理念之一的智慧之治也取得重要进展。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指出,阿里“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大脑”在国内外斩获“2020创新研发奖”、“质量之光年度事件”等多项大奖,其累积的打假图片样本量就超过137亿张,系统样本数据总量相当于 186个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量。

    “平台还配套推出‘视频版权保护计划’,以打假技术为依托,联合电影公司、发行方等社会各界力量,用‘技术赋能+多元共治’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防控和打击盗版视频。”韩秀成说。

    除了上述举措,阿里还将图片算法、云计算等技术运用到知识产权保护当中。其中,“电子存证”、“商品首发”、“原创备案”、“投诉维权”、“IP 商业化”等 5 个角度组成的原创保护平台作为典型代表,其保护范围已从设计手稿、图片扩大到了短视频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为从根源上解决电商平台的“盗图”问题,今年12月,阿里推出全国首款AI虚拟模特——塔玑,由阿里巴巴自主研发,用于给服饰商家提供模特静态图、短视频、直播解决方案,为商家减负、降低盗图风险,用创新技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创造。

    此外,该报告还对保护标准、跨境电商这两个重点问题开展深入研究。11月,国内首个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的推荐性国家标准《电商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正式出台,确立电商领域知识产权保护最佳实践。

  • 蚂蚁集团为什么不去美股上市?

    政策法规 2020-09-02

    可能创造最大规模IPO记录的蚂蚁集团在上市路上跑得飞快。

    8月30 日,蚂蚁集团在上交所科创板“项目动态”中显示的审核状态变为“已问询”,据受理日期仅过了5天。



    从7月20日官宣要上市起,蚂蚁集团就受到中外市场的一致关注,不仅因为蚂蚁是体量巨大的优质公司,还因为与之前金融科技公司选择在美股或其他发达国家市场上市不同,这次IPO主体在中国大陆。

    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和此前管理层的发言看,其更愿意被看作一家科技公司而非金融公司。

    过去20年,美股市场几乎是中国科技或互联网巨头上市的不二之选,为什么这次蚂蚁没有沿着之前的路径走?

    结合现在国内外的政策和市场形势,主要有估值和政策两方面原因。


    估值困境

    蚂蚁集团放弃美股市场的第一个原因,就是美股市场不能给出合理估值。

    虽然1980年美国华尔街就开始使用“金融科技”(Fintech)这一名词,并且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银行等领域走在前面,但是在移动互联来临之时,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无疑已经处于领先地位。

    毕马威发布的《2019 Fintech 100》榜单前十名中有三家中国公司,且蚂蚁金服(蚂蚁集团钱身)蝉联第一。2019年前十名中仅有两家美国公司,比2018年时减少一家。



    在毕马威2019排行中,排名第一的美国Fintech公司Compass是美国房产经纪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核心业务是提供自研交易平台及交易解决方案等,与蚂蚁集团的业务范围完全不同。

    连续两年位于福布斯美国金融科技公司排行榜榜首的Stripe目前估值为350亿美元,其业务构成相对复杂,但其自我定位仍然停留在“网络支付基础设施”,而网络支付仅仅是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的功能之一。



    复杂的业务构成,使得国外投资者正确评估蚂蚁的价值变得非常困难。即使是外媒专业金融评论员,对蚂蚁集团的定义也不尽相同,有人认为蚂蚁集团是中国的PayPal,彭博的评论员则认为相较于PayPal,蚂蚁集团更像万事达。



    “也许蚂蚁集团两方都像,也许两方都不像。在其公布更多细节之前,我们无法对其进行准确估值。”彭博评论员在文章的结尾这样总结。

    还有人认为,“这家公司是Stripe、PayPal、Apple Pay、Venmo、FICO以及任何其他美国提供借款、存款和保险产品金融科技公司的终极混合体。”


    国内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的市场占有率、场景覆盖率和盈利能力都有所了解,即使每个人心中对其定位不同,也都能承认其价值。

    而国外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知之甚少,在他们心中蚂蚁集团究竟是“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对蚂蚁的估值至关重要。连蚂蚁集团在金融方面的业务都很难跟国外投资人说明白,更遑论其在大数据、AI、IoT等科技方面的发展及与本地生活联动能释放的巨大能量。

    因此,美股市场无论是一级投资者还是二级投资者,对蚂蚁估值的分歧极大。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等给出50倍以上的估值,而另外一些投行或券商则对标传统银行,仅给出5-8倍估值。

    一边是A股投资人的热切期待和认可,另一边是美股投资人因找不到对标的美国企业而无法很好的理解公司业务,蚂蚁集团选择A股上市才是上策。


    政策影响

    今年说起中国公司为何放弃在美股上市,人们首先想到的几乎都是瑞幸事件对中概股带来的恶劣影响。不过,现在对蚂蚁集团有影响的不止是美股的政策和对中概股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有我国政策的影响。

    美股市场对中概股企业出手频繁,《外商投资法案》、《关于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等监管文件和报告的出台,加上PCAOB重提审计底稿问题,中概股处在寒冬,各大公司纷纷回港上市。


    最近一个多月,美国政府又先后宣布禁用TikTok和微信,并将中国几十家科技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国技术实行进一步封锁。蚂蚁集团现在强调自身的科技属性,此时出海上市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科创板自去年推出以来表现良好,无论上市审核流程的效率还是上市后企业获得的估值,都让市场振奋。

    在蚂蚁之前,科创板最受瞩目的IPO公司之一中芯国际从申请被受理到最终注册生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缩短至与美股审核时间接近。参考蚂蚁集团目前的上市进度和中芯国际的先例,蚂蚁极有可能在9月即通过注册,成功上市。



    上市条件的放松和效率的提升、去年来国家对科技企业发展的鼓励和重视,也是蚂蚁集团等科技企业放弃美股上市的原因之一。

    另外,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其中限制出口部分的第十八条“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包括语音识别技术,麦克风阵列技术,语音唤醒技术,交互理解技术等)”和第二十一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虽然被视作是针对TikTok被收购一事,但其影响范围也波及到了用户对支付宝的日常使用。


    即使没有上述公告的修改,蚂蚁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掌握的金融数据等信息都涉及国家金融安全。选择境内上市可以避免外国政府借对上市公司监管之名,行危害我国金融安全之实。


    中国的胜利

    新加坡咨询公司RE Lee Capital的投资总监Bao Vu在接受BBC采访时称,蚂蚁集团选择A+H股上市对中国的金融服务业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这次上市地点的选择是中国交易所实现与美国交易所并驾齐驱的野心的重要一步。如果这次上市成功,(蚂蚁集团)将为其他科技公司在美国之外上市开辟道路。实际上,中国市场是目前唯一可能真正替代美国市场的。”


    美国对世界金融的把控是其作为世界霸主的重要保障,而纳斯达克和纽约两大证券交易所是实现该保障的主要组成力量。因为这两大交易所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世界各国的龙头公司都奔赴美股上市。这不仅让美国有了正当的窥探他国公司秘密信息的权力,也增强了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地位。


    如果蚂蚁集团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企业成功实现A+H上市,则证明中国市场有能力接纳、也有能力培养这样一个拥有最先进科技的巨无霸公司。此外,内地市场和港股市场能够有效联动,既能让中国人民享受到中国企业发展的红利,又能吸引外资进入。

    这次上市对于展现中国近几年金融改革成果,奠定中国证券市场吸引外国公司的基础,逐步实现中国在科技方面的领导地位、金融方面的超越,从而掌握更多国际话语权有重要意义。


    谁能想到一只“小蚂蚁”真的即将撼动世界格局?


    文章来源:艾瑞网

  • 马化腾、蔡崇信、黄峥…大佬们为何都在减持?

    政策法规 2020-07-15

    今年以来,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等互联网龙头股价频频创新高,但其创始人却接连减持。最新公开资料显示,从去年11月26日港股上市到今年7月2日期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减少超2.3386亿股,持股比例首次降至不足5%。按照上述区间平均股价及汇率估算,马云这波套现约达430亿元人民币。

    不仅马云,其他互联网巨头高管也在持续减持自家股票。此前,腾讯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也多次公告减持腾讯股票,涉及资金近70亿元;拼多多黄峥更是直接将价值1000亿的股权“送”出去,做慈善和激励管理层。

    马云减持2.3386亿股阿里巴巴


    另一创始人蔡崇信也减持0.64亿股

    阿里巴巴集团日前公布最新财年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2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股阿里集团比例首次降到5%以下,马云持股降至4.8%,Wind大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6日,即阿里港股IPO上市时,马云还持股阿里集团比例为6%,持股数为12.77亿股;2020年7月2日,持股数降至10.43亿股。因此在过去7个月中,马云累计减持了2.34亿股,持股比例下降1.2%。



    马云具体减持日期和价格并未披露,不过我们可以简单按照阿里巴巴港股上市以来股票均价及汇率估算,得出马云此波减持累计套现资金约达430亿元人民币。港股上市以来,阿里巴巴股价上涨45%,其中今年以来涨幅为23.26%。美股股价涨幅也为23%,保持同步。



    不仅仅是马云,阿里巴巴另外一个创始人蔡崇信也在期间进行减持。蔡崇信持股数从4.11亿股降至3.47亿股,减持0.64亿股,持股比例从2%降至1.6%。按照上述同样方法估算,蔡崇信在此期间减持套现约达120亿元人民币。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实现在港交所实现二次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中首家同时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企业。阿里巴巴此次在香港发行价为176港元,募资净额为875.57亿港元;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后,阿里巴巴获得额外募集资金净额约131.66亿港元。

    而资料显示,软银的持股数期间没有进行改变,但持股比例从25.2%微幅下降到24.9%,仍为阿里巴巴最大股东 。

    马云在过去一年中身份发生了重大变化,去年教师节马云卸任阿里集团董事长后,并在今年6月卸任日本软银公司董事,但马云现在还是阿里集团董事。按照马云规划,他主要精力将用在慈善事业,并要重新做回老师。


    蒋凡已不在合伙人之列

    另外,曾是阿里最年轻的合伙人——蒋凡,已不在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列表中。但蒋凡仍然是天猫和淘宝总裁。此前,受绯闻影响,阿里巴巴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而取消其阿里巴巴合伙人身份。



    马化腾、刘炽平也在减持

    涉资近70亿港元

    不仅仅是马云,马化腾也在持续套现,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减持50万股腾讯公司股票。按照腾讯当时516港元左右的股价计算,马化腾大约套现2.5亿港元。

    今年以来,马化腾已经多次减持腾讯股票,累计涉资超60亿港元。从6月9日至12日,马化腾连续4个交易日减持腾讯共964.78万股,平均减持价格在433.4港元/股至450.27港元/股之间,涉资约42.699亿港元。马化腾于今年1月14日至17日期间,也卖出500万股股份,涉资近20亿港元,这是马化腾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减持腾讯股票。


    近期,腾讯总裁刘炽平近期也在减持。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共减持50万股,平均价格分别为497.9港元和522.8港元,合计套现2.54亿港元,持股比例下降至0.57%。

    今年以来,刘炽平的减持涉资超9亿港元。今年5月29日及6月1日再度减持腾讯股票,两个交易日共计减持60万股,涉资约2.472亿港元。今年1月初和4月初,刘炽平分别减持腾讯控股50万股及60万股,涉资1.92亿港元及2.27亿港元。

    而高管的减持并未对腾讯的股价产生较大影响。近期,在高管的轮番减持下,腾讯股价依然突飞猛进。



    黄峥也“减持”1000亿

    7月1日,在拼多多上市即将满两周年之际,黄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从7月1日起,黄峥将不再担任公司CEO,职位由公司联合创始人、CTO陈磊接任。

    同时,黄峥将和创始团队一起,拿出约占公司总股数10.11%的股份,用来成立慈善基金,以及激励公司未来的管理层。


    据最新披露的SEC文件显示,黄峥控制的拼多多股份比例从2020年4月的43.3%降至最新的29.4%。也就是说,黄峥持股比例下降了13.9%,按照当时拼多多市值1028亿美元计算,其身家消失了143亿美元(约1009.5亿元人民币)。

    除去上述慈善基金和激励管理层的股份,黄峥减少名下持股的其余部分(约1.8亿股,价值约38亿美元)。

    拼多多今年股价走势:



    依旧是中国最富有的三个人

    福布斯富豪榜实时数据显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最新身价为6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27亿元,稳坐中国首富;

    马云最新身价为489亿美元(3423亿元人民币),位居国内富豪榜第二。

    放弃价值1000亿股份的黄峥,目前身家仍有308亿美元,约合2115亿元人民币,位居第五。



    大佬集中减持,究竟所为何故?

    如果是一两万大佬减持股份,那么可能更多是个人行为或者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多位大佬在相同的时间段内集中减持股份,则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事情,这里面可能在传递某种信号,我们不得不加以揣摩。


    对于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估计可能跟马云退休以及阿里巴巴公司内部的代际交接有关。因为阿里巴巴公司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不同,他们更像一个“公共组织”,所以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可能跟退休和权力交接有关。
    关于马化腾的减持,小马哥自己对外回应称,一切都是自身都财务安排。
    而刘炽平则未对自己的减持行为做出公开回应,不过估计应该是跟马化腾相类似,因为近来腾讯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动和调整。


    而对于黄峥的减持,由于并非是套现,而是将大部分划转给高官团队用于激励,所以应该更多属于公司内部的调整行为。
    因为拼多多由于崛起太快,股权还没有怎么被投资机构稀释,所以造成黄峥个人持股比例“一家独大”的局面,其股权结构有点类似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但是由于拼多多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也是一家平台型的公司,所以拼多多要想走得更远的话,势必需要向腾讯、阿里、华为、万科学习,把股份分给高官团队和资深员工。


    文章来源:艾瑞网

  • 央视新闻联播谈A股大涨原因:专家认为疫情防控出色是最大动能

    政策法规 2020-07-07

    近日,A股大涨。牛市真的来了吗?7月6日,《新闻联播》用时1分12秒报道A股,介绍沪指涨近6%创2年半新高,两市成交量逾1.5万亿。截至6日收盘,上证指数上涨5.71%,报收3332.88点;深证成指涨4.09%,报收12941.72点;创业板指涨2.72%,报收2529.49点。



    专家认为,中国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与防控成绩是经济复苏和股市上涨的最大动能。

    据此前消息,市场情绪火爆,对各家券商的交易系统也是一项考验。部分券商APP交易出现无法登录、后台系统繁忙、卡顿、堵单等情况。


    根据投资者反映,出现上述状况的券商包括招商证券、国泰君安、安信证券、同花顺、东吴证券等等。

    此外,“牛市”这一词汇7月5日微信指数已经飙升至近920万,而在6月6日,这一数据仅为33万。也就是说,一个月以来,微信指数飙升了20多倍。


    文章来源:艾瑞网

  • 技术赋能阿里知产保护模式获国家知识产权局推广

    教学案例 2020-12-29

    “2020年是电子商务对知识产权强化保护并深入探索的一年。”12月28 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简称“国知局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下称《报告》)。            

    图说:12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召开媒体发布会,发布《中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发展研究报告(2020)》。

    《报告》在研究阿里巴巴等主流电商平台案例后,指出政企合作、平台自治、权利人合作、消费者等多元社会主体协同的社会共治模式,在知识产权领域发挥重要作用。其中,由阿里通过实践总结提出的“技术赋能+多元共治”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成效显著,值得推广。

    这也是继2019年,国知局研究中心首次发布年度报告,提出法治护航、平台自治、社会共治、智慧之治的“四治”理念后,再次聚焦并高度评价企业实践经验。

    社会共治“中国经验”成全球共识

    上述《报告》指出,在社会共治方面,各平台企业切实履行平台义务,细化平台内知识产权保护管理,各大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权利人入驻数量不断增长。其中,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平台设置更严格的商家入驻审核机制,从身份、资质两方面入手对商家进行审核,对依法需要取得相关许可的店铺和商品,采取“人工必审”制度,96%的知识产权投诉在24小时内即被处理。

    再以今年疫情期间的事件为例,中国政府和电商平台等通过开展疫情期间的专项知识产权保护行动,多管齐下、社会共治,发挥了促发展、保民生的重要支撑作用。

    其中,阿里在2月初就对平台内涉防疫类违规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发布“最严口罩禁令”,对问题口罩和违规卖家“零容忍”,对涉嫌假冒伪劣、哄抬物价、虚假宣传等违规问题的商品和店铺,“发现一家、处理一家,让疫情期间的作恶者倾家荡产。”

    《报告》强调,社会共治的“中国经验”也在逐步成为全球共识。多年来,中国电商企业长期协助警方办理跨国打假案件,2019年初,美国服装和鞋履协会(AAFA)公布的旨在褒扬全球范围内在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等问题作出关键贡献的企业和个人的奖项,阿里位列其中。

    技术赋能带来知产保护新局面

    除了社会共治,作为“四治”理念之一的智慧之治也取得重要进展。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指出,阿里“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大脑”在国内外斩获“2020创新研发奖”、“质量之光年度事件”等多项大奖,其累积的打假图片样本量就超过137亿张,系统样本数据总量相当于 186个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量。

    “平台还配套推出‘视频版权保护计划’,以打假技术为依托,联合电影公司、发行方等社会各界力量,用‘技术赋能+多元共治’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防控和打击盗版视频。”韩秀成说。

    除了上述举措,阿里还将图片算法、云计算等技术运用到知识产权保护当中。其中,“电子存证”、“商品首发”、“原创备案”、“投诉维权”、“IP 商业化”等 5 个角度组成的原创保护平台作为典型代表,其保护范围已从设计手稿、图片扩大到了短视频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为从根源上解决电商平台的“盗图”问题,今年12月,阿里推出全国首款AI虚拟模特——塔玑,由阿里巴巴自主研发,用于给服饰商家提供模特静态图、短视频、直播解决方案,为商家减负、降低盗图风险,用创新技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创造。

    此外,该报告还对保护标准、跨境电商这两个重点问题开展深入研究。11月,国内首个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的推荐性国家标准《电商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管理》正式出台,确立电商领域知识产权保护最佳实践。

  • 蚂蚁集团为什么不去美股上市?

    教学案例 2020-09-02

    可能创造最大规模IPO记录的蚂蚁集团在上市路上跑得飞快。

    8月30 日,蚂蚁集团在上交所科创板“项目动态”中显示的审核状态变为“已问询”,据受理日期仅过了5天。



    从7月20日官宣要上市起,蚂蚁集团就受到中外市场的一致关注,不仅因为蚂蚁是体量巨大的优质公司,还因为与之前金融科技公司选择在美股或其他发达国家市场上市不同,这次IPO主体在中国大陆。

    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和此前管理层的发言看,其更愿意被看作一家科技公司而非金融公司。

    过去20年,美股市场几乎是中国科技或互联网巨头上市的不二之选,为什么这次蚂蚁没有沿着之前的路径走?

    结合现在国内外的政策和市场形势,主要有估值和政策两方面原因。


    估值困境

    蚂蚁集团放弃美股市场的第一个原因,就是美股市场不能给出合理估值。

    虽然1980年美国华尔街就开始使用“金融科技”(Fintech)这一名词,并且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银行等领域走在前面,但是在移动互联来临之时,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无疑已经处于领先地位。

    毕马威发布的《2019 Fintech 100》榜单前十名中有三家中国公司,且蚂蚁金服(蚂蚁集团钱身)蝉联第一。2019年前十名中仅有两家美国公司,比2018年时减少一家。



    在毕马威2019排行中,排名第一的美国Fintech公司Compass是美国房产经纪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核心业务是提供自研交易平台及交易解决方案等,与蚂蚁集团的业务范围完全不同。

    连续两年位于福布斯美国金融科技公司排行榜榜首的Stripe目前估值为350亿美元,其业务构成相对复杂,但其自我定位仍然停留在“网络支付基础设施”,而网络支付仅仅是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的功能之一。



    复杂的业务构成,使得国外投资者正确评估蚂蚁的价值变得非常困难。即使是外媒专业金融评论员,对蚂蚁集团的定义也不尽相同,有人认为蚂蚁集团是中国的PayPal,彭博的评论员则认为相较于PayPal,蚂蚁集团更像万事达。



    “也许蚂蚁集团两方都像,也许两方都不像。在其公布更多细节之前,我们无法对其进行准确估值。”彭博评论员在文章的结尾这样总结。

    还有人认为,“这家公司是Stripe、PayPal、Apple Pay、Venmo、FICO以及任何其他美国提供借款、存款和保险产品金融科技公司的终极混合体。”


    国内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的市场占有率、场景覆盖率和盈利能力都有所了解,即使每个人心中对其定位不同,也都能承认其价值。

    而国外投资人对蚂蚁集团知之甚少,在他们心中蚂蚁集团究竟是“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对蚂蚁的估值至关重要。连蚂蚁集团在金融方面的业务都很难跟国外投资人说明白,更遑论其在大数据、AI、IoT等科技方面的发展及与本地生活联动能释放的巨大能量。

    因此,美股市场无论是一级投资者还是二级投资者,对蚂蚁估值的分歧极大。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等给出50倍以上的估值,而另外一些投行或券商则对标传统银行,仅给出5-8倍估值。

    一边是A股投资人的热切期待和认可,另一边是美股投资人因找不到对标的美国企业而无法很好的理解公司业务,蚂蚁集团选择A股上市才是上策。


    政策影响

    今年说起中国公司为何放弃在美股上市,人们首先想到的几乎都是瑞幸事件对中概股带来的恶劣影响。不过,现在对蚂蚁集团有影响的不止是美股的政策和对中概股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有我国政策的影响。

    美股市场对中概股企业出手频繁,《外商投资法案》、《关于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等监管文件和报告的出台,加上PCAOB重提审计底稿问题,中概股处在寒冬,各大公司纷纷回港上市。


    最近一个多月,美国政府又先后宣布禁用TikTok和微信,并将中国几十家科技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国技术实行进一步封锁。蚂蚁集团现在强调自身的科技属性,此时出海上市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科创板自去年推出以来表现良好,无论上市审核流程的效率还是上市后企业获得的估值,都让市场振奋。

    在蚂蚁之前,科创板最受瞩目的IPO公司之一中芯国际从申请被受理到最终注册生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缩短至与美股审核时间接近。参考蚂蚁集团目前的上市进度和中芯国际的先例,蚂蚁极有可能在9月即通过注册,成功上市。



    上市条件的放松和效率的提升、去年来国家对科技企业发展的鼓励和重视,也是蚂蚁集团等科技企业放弃美股上市的原因之一。

    另外,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其中限制出口部分的第十八条“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包括语音识别技术,麦克风阵列技术,语音唤醒技术,交互理解技术等)”和第二十一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虽然被视作是针对TikTok被收购一事,但其影响范围也波及到了用户对支付宝的日常使用。


    即使没有上述公告的修改,蚂蚁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掌握的金融数据等信息都涉及国家金融安全。选择境内上市可以避免外国政府借对上市公司监管之名,行危害我国金融安全之实。


    中国的胜利

    新加坡咨询公司RE Lee Capital的投资总监Bao Vu在接受BBC采访时称,蚂蚁集团选择A+H股上市对中国的金融服务业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这次上市地点的选择是中国交易所实现与美国交易所并驾齐驱的野心的重要一步。如果这次上市成功,(蚂蚁集团)将为其他科技公司在美国之外上市开辟道路。实际上,中国市场是目前唯一可能真正替代美国市场的。”


    美国对世界金融的把控是其作为世界霸主的重要保障,而纳斯达克和纽约两大证券交易所是实现该保障的主要组成力量。因为这两大交易所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世界各国的龙头公司都奔赴美股上市。这不仅让美国有了正当的窥探他国公司秘密信息的权力,也增强了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地位。


    如果蚂蚁集团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企业成功实现A+H上市,则证明中国市场有能力接纳、也有能力培养这样一个拥有最先进科技的巨无霸公司。此外,内地市场和港股市场能够有效联动,既能让中国人民享受到中国企业发展的红利,又能吸引外资进入。

    这次上市对于展现中国近几年金融改革成果,奠定中国证券市场吸引外国公司的基础,逐步实现中国在科技方面的领导地位、金融方面的超越,从而掌握更多国际话语权有重要意义。


    谁能想到一只“小蚂蚁”真的即将撼动世界格局?


    文章来源:艾瑞网

  • 马化腾、蔡崇信、黄峥…大佬们为何都在减持?

    教学案例 2020-07-15

    今年以来,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等互联网龙头股价频频创新高,但其创始人却接连减持。最新公开资料显示,从去年11月26日港股上市到今年7月2日期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减少超2.3386亿股,持股比例首次降至不足5%。按照上述区间平均股价及汇率估算,马云这波套现约达430亿元人民币。

    不仅马云,其他互联网巨头高管也在持续减持自家股票。此前,腾讯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也多次公告减持腾讯股票,涉及资金近70亿元;拼多多黄峥更是直接将价值1000亿的股权“送”出去,做慈善和激励管理层。

    马云减持2.3386亿股阿里巴巴


    另一创始人蔡崇信也减持0.64亿股

    阿里巴巴集团日前公布最新财年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2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持股阿里集团比例首次降到5%以下,马云持股降至4.8%,Wind大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6日,即阿里港股IPO上市时,马云还持股阿里集团比例为6%,持股数为12.77亿股;2020年7月2日,持股数降至10.43亿股。因此在过去7个月中,马云累计减持了2.34亿股,持股比例下降1.2%。



    马云具体减持日期和价格并未披露,不过我们可以简单按照阿里巴巴港股上市以来股票均价及汇率估算,得出马云此波减持累计套现资金约达430亿元人民币。港股上市以来,阿里巴巴股价上涨45%,其中今年以来涨幅为23.26%。美股股价涨幅也为23%,保持同步。



    不仅仅是马云,阿里巴巴另外一个创始人蔡崇信也在期间进行减持。蔡崇信持股数从4.11亿股降至3.47亿股,减持0.64亿股,持股比例从2%降至1.6%。按照上述同样方法估算,蔡崇信在此期间减持套现约达120亿元人民币。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实现在港交所实现二次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巨头中首家同时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企业。阿里巴巴此次在香港发行价为176港元,募资净额为875.57亿港元;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后,阿里巴巴获得额外募集资金净额约131.66亿港元。

    而资料显示,软银的持股数期间没有进行改变,但持股比例从25.2%微幅下降到24.9%,仍为阿里巴巴最大股东 。

    马云在过去一年中身份发生了重大变化,去年教师节马云卸任阿里集团董事长后,并在今年6月卸任日本软银公司董事,但马云现在还是阿里集团董事。按照马云规划,他主要精力将用在慈善事业,并要重新做回老师。


    蒋凡已不在合伙人之列

    另外,曾是阿里最年轻的合伙人——蒋凡,已不在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列表中。但蒋凡仍然是天猫和淘宝总裁。此前,受绯闻影响,阿里巴巴调查组认为蒋凡在公司重要的岗位上,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而取消其阿里巴巴合伙人身份。



    马化腾、刘炽平也在减持

    涉资近70亿港元

    不仅仅是马云,马化腾也在持续套现,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减持50万股腾讯公司股票。按照腾讯当时516港元左右的股价计算,马化腾大约套现2.5亿港元。

    今年以来,马化腾已经多次减持腾讯股票,累计涉资超60亿港元。从6月9日至12日,马化腾连续4个交易日减持腾讯共964.78万股,平均减持价格在433.4港元/股至450.27港元/股之间,涉资约42.699亿港元。马化腾于今年1月14日至17日期间,也卖出500万股股份,涉资近20亿港元,这是马化腾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减持腾讯股票。


    近期,腾讯总裁刘炽平近期也在减持。在6月30日和7月3日,他共减持50万股,平均价格分别为497.9港元和522.8港元,合计套现2.54亿港元,持股比例下降至0.57%。

    今年以来,刘炽平的减持涉资超9亿港元。今年5月29日及6月1日再度减持腾讯股票,两个交易日共计减持60万股,涉资约2.472亿港元。今年1月初和4月初,刘炽平分别减持腾讯控股50万股及60万股,涉资1.92亿港元及2.27亿港元。

    而高管的减持并未对腾讯的股价产生较大影响。近期,在高管的轮番减持下,腾讯股价依然突飞猛进。



    黄峥也“减持”1000亿

    7月1日,在拼多多上市即将满两周年之际,黄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从7月1日起,黄峥将不再担任公司CEO,职位由公司联合创始人、CTO陈磊接任。

    同时,黄峥将和创始团队一起,拿出约占公司总股数10.11%的股份,用来成立慈善基金,以及激励公司未来的管理层。


    据最新披露的SEC文件显示,黄峥控制的拼多多股份比例从2020年4月的43.3%降至最新的29.4%。也就是说,黄峥持股比例下降了13.9%,按照当时拼多多市值1028亿美元计算,其身家消失了143亿美元(约1009.5亿元人民币)。

    除去上述慈善基金和激励管理层的股份,黄峥减少名下持股的其余部分(约1.8亿股,价值约38亿美元)。

    拼多多今年股价走势:



    依旧是中国最富有的三个人

    福布斯富豪榜实时数据显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最新身价为6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27亿元,稳坐中国首富;

    马云最新身价为489亿美元(3423亿元人民币),位居国内富豪榜第二。

    放弃价值1000亿股份的黄峥,目前身家仍有308亿美元,约合2115亿元人民币,位居第五。



    大佬集中减持,究竟所为何故?

    如果是一两万大佬减持股份,那么可能更多是个人行为或者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多位大佬在相同的时间段内集中减持股份,则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事情,这里面可能在传递某种信号,我们不得不加以揣摩。


    对于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估计可能跟马云退休以及阿里巴巴公司内部的代际交接有关。因为阿里巴巴公司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不同,他们更像一个“公共组织”,所以马云和蔡崇信的减持,可能跟退休和权力交接有关。
    关于马化腾的减持,小马哥自己对外回应称,一切都是自身都财务安排。
    而刘炽平则未对自己的减持行为做出公开回应,不过估计应该是跟马化腾相类似,因为近来腾讯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动和调整。


    而对于黄峥的减持,由于并非是套现,而是将大部分划转给高官团队用于激励,所以应该更多属于公司内部的调整行为。
    因为拼多多由于崛起太快,股权还没有怎么被投资机构稀释,所以造成黄峥个人持股比例“一家独大”的局面,其股权结构有点类似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但是由于拼多多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也是一家平台型的公司,所以拼多多要想走得更远的话,势必需要向腾讯、阿里、华为、万科学习,把股份分给高官团队和资深员工。


    文章来源:艾瑞网

  • 央视新闻联播谈A股大涨原因:专家认为疫情防控出色是最大动能

    教学案例 2020-07-07

    近日,A股大涨。牛市真的来了吗?7月6日,《新闻联播》用时1分12秒报道A股,介绍沪指涨近6%创2年半新高,两市成交量逾1.5万亿。截至6日收盘,上证指数上涨5.71%,报收3332.88点;深证成指涨4.09%,报收12941.72点;创业板指涨2.72%,报收2529.49点。



    专家认为,中国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与防控成绩是经济复苏和股市上涨的最大动能。

    据此前消息,市场情绪火爆,对各家券商的交易系统也是一项考验。部分券商APP交易出现无法登录、后台系统繁忙、卡顿、堵单等情况。


    根据投资者反映,出现上述状况的券商包括招商证券、国泰君安、安信证券、同花顺、东吴证券等等。

    此外,“牛市”这一词汇7月5日微信指数已经飙升至近920万,而在6月6日,这一数据仅为33万。也就是说,一个月以来,微信指数飙升了20多倍。


    文章来源:艾瑞网